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山河警事 > 第一卷 山路漫漫 第八十章 将功补过
    “我觉得项目是可行的。”钟国涛非常坚定地说道。

    老钟头进里屋,从枕头下面拿出个布包,拿出里面的东西整理了一番,包了起来,扔给钟国涛说道:“这里头有三四千吧,从小明来认亲,县里市里都来人慰问,我够吃够花的,那些给的米面粮油我都送给村里贫困户了,给的慰问金都在包里存着呢,我寻思等你回家你拿了交给蒋贵给村上用,正好这回你说要集资,都拿了去吧,该咋整咋整趁年轻折腾折腾,我是没用了,一把老骨头也帮不上什么忙”

    钟国涛接过钱感觉手里沉甸甸的,笑道:“爷,你一点也不老,走起路来像二十岁的小伙。”

    “别扯淡了真老了,眼瞅着腿脚一天不如一天。”老钟头叹气道。

    钟国涛眼睛一下就湿了,背身遮掩道:“我现在就去找蒋叔商量一下,凑不够的话再想办法能不能贷点款,听说国家有专项的扶贫贷款。”

    老钟头听后未置可否,眉头拧成一团,考虑了很久后,才拿出烟袋锅塞着烟丝说道:”去吧,到最后实在不行,我找小明问问。”

    钟国涛非常了解老钟头,一辈子遇到再难的事,从来不愿意开口求人,这次为了村民致富破了例。

    钟国涛来到蒋贵家里,刚刚落座。

    蒋贵问道:“小钟,你来的正好,我正有事问你,你入党没”

    钟国涛楞道:“咋了叔我前年在公司就入党了。”

    蒋贵点点头,“哦,那就行,咱们村委会的情况你可能不太了解,别村的村民为了当个村干部都能抢破头,咱们村是没人愿意干啊,因为啥还不是因为穷上级没有统一的村干部工资标准,村里没收入,就没钱给干部发工资,工资都是镇里拨款,有时候发放还要拖着,除了我和会计还干点事,其他人工作都不积极,村主任、委员基本上是名存实亡,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你年轻,有思想,有闯劲,为咱上河村也干了不少事,我在公开场合跟不少村民提过,村民也拥护,马上就要换届选举,我推举你做村委副书记,你觉得怎样”

    “蒋叔,我不适合当官。”钟国涛从没想到过自己会当村官。

    “这事就这么定了,你心里有数就行,到选举的时候你参加一下就行了。”蒋贵笑道:“这么晚来找我有事”

    “对,还不是小事,吴总通知我了”钟国涛把集资入股的事情说了一遍。

    “多少五十万”蒋贵脸色青一阵白一阵道:“你要说一万两万,我让大伙凑凑还成,让咱们村人绑在一块也凑不出五十万元。”

    “凑不够就贷款,县里不是有扶贫贷款吗村民凑一部分,贷款再弄一部分。”钟国涛说道。

    蒋贵担忧地说道:“上回弄织毛衣的事,我已经受了批评,最主要原因还是风险问题,咱们村人穷,钱上更经不起风浪,一说一下弄出五十万这么大的事,赚了还好,亏了呢亏了的话得有多少家庭因为这事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

    “蒋叔,听你意思,这次你不支持这个事了”钟国涛问道。

    蒋贵皱眉道:“支持,让村民赚钱致富的事,我怎么会不支持你就说我这个村支书,把家底全拿出来也没有两千块其他人可想而知了,咱村人不生意不买卖的,镇上那些本地的老板、企业家,没有一个是咱上河村的,咱这儿有存款的都不多,你要不信,我召集大伙儿问一下”

    “问问,问问,先问问再说。”钟国涛说道。

    县局,邓副局长办公室。

    邓副局长说道:“这次你们古河镇派出所干得不错,一举打掉了两个涉恶团伙,够格判刑的就有二十多人,这一下就超额完成了上半年的打击指标,理应给予嘉奖。”

    刘正坤小声道:“邓局,嘉奖还不如给我们拨点款,派出所现在条件太差,我在姜书记那儿磨了一年多,才答应给批地,局里能再赞助点,这建所的事儿估计就成了。”

    “你这是借题发挥啊,局里的经费也是捉襟见肘,建新派出所花费可不小,这事局里还要再研究,再说你派出所就没问题吗古河镇姜书记给我们局领导提出了处理意见,局里成立了纪检小组,对田宝军违纪的事件正在调查,可以确定他的行为已经构成了违纪,你把你了解的情况给我汇报一下。”

    刘正坤正色道:“好。是这样”

    镇医院,田宝军躺在床上睁着眼,一动不动看着天花板。

    身为警察,知法犯法,上级知道后肯定非常震怒,处理结果不容乐观。

    左胳膊和右手都伤了,医生说还会有一定的后遗症,丢掉了警察的工作,回家能干什么

    要退还赃款四万,这钱都在医院花在母亲身上了,怎么还问谁借

    刘所说会给上级报告自己的立功情况,上级会不会酌情从轻处理自己进医院两天了。这两天就没消停过,县局的纪检小组不停问话,自己单位的人也没有一个人来看望过。

    正胡思乱想着,刘正坤、于正带着秦山海、杜文斌进了屋。

    秦山海、杜文斌两人将手中提的营养品放在了床头。

    “宝军,伤好点没”刘正坤笑着问道。

    “大家都没看我刘所,我没事,我唉”田宝军躺床上思考了两天,本来有很多话想说,但是这一刻却不知怎么开口。

    “别想那么多了,好好养伤吧。”于正站在一旁说了句。

    田宝军想坐起身,手臂上缠着绷带,秦山海上前扶了一下,拿了个枕头垫在背后。

    “小秦,对不起,我做了错事,被刘所发现的时候,我还记恨你,以为是你告的密。平时我在背后也没少说你坏话。”田宝军轻声道。

    秦山海笑了笑,说:“我没想那些,也根本没放在心上,谁也不可能一辈子不犯错误,我当初刚来派出所,不就犯了个错误,差点连警察都当不上。”

    “真真不好意思啊。大伙儿还来看我。”田宝军尴尬说了句。

    “宝军,你想想。”刘正坤笑道:“要没有前面你和黄学文那点事,你现在不就是为了救人而负伤的英雄吗”

    “英雄就算了,当时我就觉得自己是戴罪之身,只要能赎罪,受点伤都不算什么,说白了,看到无辜妇女生命受到威胁,我穿着这身衣服,根本来不及多想,也要往上冲,不然我对不起父母妻儿,也对不起这身警服。”田宝军轻声说道。

    “你的这个事,邓副局长找我谈过话了,对于你的立功表现和违纪行为的处理”刘正坤停顿了一下。

    田宝军着急地坐正身体问道:“立功不敢想,刘所局里不会开除我吧”

    “你想的太严重了,宝军。”于正在一旁说道:“开除不至于,但是处分肯定是背上了。”

    田宝军喃喃问道:“只只是处分”

    刘正坤正色道:“县局考虑到你的立功表现和家庭实际情况,给予你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大过一次。”

    虽说处理结果远远低于田宝军的心理预期,但是结果正式公布,他心里也不好受,因为这个处分意味着个人档案的污点,而且整个派出所都受到牵连,一年内不能参与县局的先进评选,给予派出所的费用拨款更是要收紧。

    “警服虽然保住了。”田宝军满脸通红地说道:“我对不起大伙儿,大家整年的努力都白费了,我都没脸在派出所呆了。”

    “你说的哪里话是人都会犯错,犯错不要紧,关键是你改不改”刘正坤安慰道:“派出所是个大家庭,是苦是甜每个人都要尝,文斌,你说对不对”

    杜文斌挠着头站了出来说:“老田,你拿黄学文一共四万块,我从我爸那里借了三万,刘所从派出所公账上拿出一万,正好凑够四万,这个钱拿去把窟窿堵上吧。”

    田宝军情绪激动,刚要说话,被刘正坤抢先道:“这是借你的,以后等你每月发了工资,慢慢还,我妻子不是没工作吗我求姜书记给找了个活,镇政府收发室缺个收发员,工资还可以,工作也适合女同志,等你病好了,带你妻子一起去找姜书记就行了。”

    “我”田宝军嗓子哽住了,张着嘴半天才说道:“对不起大伙。我犯了错,大伙儿还能这么对我,我以前背后说的那些话,我都想扇自己两巴掌。”

    几天后,蒋贵趁着钟国涛休息,又召开了村民大会,从织毛衣项目上挣到钱的有不少人,忽然被叫停,很多村民心里不满,都想借机会问问蒋支书原因。

    “蒋支书,织毛衣,我们挣了几回钱,手刚练熟为啥就不弄了”

    “小钟呢让他出来说说,咱们该交押金交押金,不能说停就停啊”

    “我家老爷们还要学织毛衣呢,蒋支书,你跟国涛想个法子在弄点原料过来啊。

    “安静,安静,大伙儿听我说。”蒋贵双手往下压着说:“领导那里有规定,不是我能做得了主的。今天谈的不是这个事,有个好项目,是找大伙儿集资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