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山河警事 > 第一卷 山路漫漫 第七十八章 违纪处理
    钟国涛感觉身上挨了不少下,但痛感不强,没多大的杀伤力,钟国涛胡乱抓住一个,卯足劲闷头就是一拳,一拳就打倒一个,再掐着脖子抓过来一个,往下一按,照脸上就是一脚,一松手,对方摔了个四仰八叉。

    压力顿减,大亮几人步步后退。

    “亮哥,他太高太壮了,一脚就把祥子踹的吐吐白沫了。”老驴脸紧张的浑身发抖。

    “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大亮找了个理由退了几步就想跑。

    “想跑”钟国涛大吼一声,冲上前抓住了大亮胳膊,“你不能跑”

    “松开,你干什么你抓我干什么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大亮身体往后拽着,企图挣脱。

    事情没弄清楚,钟国涛哪里会让他跑掉,伸手猛的一拽,将大亮拉近怀里,胳膊往脖子上一扣,大亮脸色发白,发出“呃呃。”的声音。

    关晓娟已经跑到旁边的小商店,用电话报了警,老驴脸几人一看不好,拔腿就跑,钟国涛也没追,反正领头的已被制服,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侯振坤接到报警开着面包车到了旱冰场门口,离老远就看到一群人围着,将车停在旁边,戴好帽子领着杜文斌下了车。

    “警察同志,快来”关晓娟离老远边挥手边喊。

    侯振坤走了过去指着她,“你”随即拍着脑袋说道:“你是有点虎的那姑娘大海的朋友”

    “对对,我就是。”关晓娟指着大亮着急说到:“快抓他,耍流氓的”

    钟国涛看到警察来了,身体微微放松,手还是没松开,大亮知道跑不掉了,也不再挣扎,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侯振坤正色道:“咋回事谁耍流氓”

    “就这家伙”钟国涛勒着大亮的脖子说道。

    “文斌,给他弄车上去。”侯振坤拍拍钟国涛说道:“轻点吧,脸都青了,别给勒死了,你俩也跟着走一趟,说明经过。”

    到了派出所,侯振坤将大亮按在凳子上,怒道:“你看你这幅模样,人不人鬼不鬼”

    大亮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表情,说:“警察叔叔,你不懂,香港电影看过吗我这是新新人类,最时尚的打扮了,兄弟情义肝胆相照,造型也必须到位。”

    “我儿子要敢打扮成这样,我非把腿给他打折”侯振坤啼笑皆非问道:“说吧,叫什么多大了”

    “王永亮,十八岁。”

    “满十八了吗”

    “再过三个月。”

    “”侯振坤怒道:“还未成年就知道耍流氓了”

    “没没耍流氓。我就想和那关晓娟交个朋友。”大亮一脸无辜地说道。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规定,猥亵他人的,情节恶劣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据说你还纠集了一帮人跟你一起耍流氓,是吧”

    “不会真拘留吧警察叔叔,我还要去当兵呢留了案底我兵就当不成了”

    一听要拘留,大亮急了,连忙接着恳求道:“不能拘我啊,求你了叔叔。我以后不敢了。”

    “少废话你那帮同伙呢跑的的那些,家住哪,叫什么,都交代清楚。不交代立马就给你签拘留”侯振坤板着脸问道。

    眼看要进拘留所,大亮把结拜时说的肝胆相照同生共死都忘得一干二净,将同伴的信息竹筒倒豆子般说了个清清楚楚。

    最后还试探着说了一句:“叔叔,要不别麻烦你去抓了,他们这些人都是我的小弟,我把他们骗过来就行了。”

    侯振坤忍不住笑了,“你不肝胆相照吗”

    大亮头摇得像拨浪鼓,“不照了,不照了,只要不拘留,肯定不照了。”

    “脑袋给我剃了,铁链子给我下了,下回让我看到你再敢拉帮结派耀武扬威,直接抓起来拘留”侯振坤拿出了纸笔,“你那些同伙叫啥名多大了住哪一个个说。”

    与此同时,镇政府,姜书记、刘镇长都在,刘正坤拿着一叠资料边看边给姜书记汇报。“这就是整个过程,总归还是为了钓出詹伟团伙的幕后主使。”

    姜书记皱眉道:“不对,你说这个黄学文是你们所田宝军的眼线,当年还是战友,我真没见过有哪个警察给自己的眼线提供这么多便利的,你这个解释并不通。”

    “我当时和小丁看的清清楚楚,黄学文一伙很明显的违法犯罪,田宝军一直帮着遮掩”刘镇长生气道:“需要我把小丁叫来作证吗”

    刘正坤深深吸了口气道:“是,我承认,整个过程田宝军有错误,而且是很严重的错误,两位领导,我认为凡事不能把人一棒子打死,这老田家里老母亲慢性病,没钱治,所里想尽办法凑了两千块,但也只是杯水车薪,设身处地想,老田在派出所任劳任怨工作十几年,有了困难组织上却无能为力,这难道不让人心酸吗他走投无路之下向黄学文借了三万块钱,为了证明清白,还打了欠条被黄学文撕了,后来的确为黄学文团伙提供了一些庇护,同时也收了黄学文手下送去医院的一万块钱,这一环节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后来抓捕边学军,田宝军戴罪立功,为了救人质王霞,胳膊都被边学军拿筷子扎成了筛子,医院的医生说,扎到了神经,左胳膊的功能受损,以后或多或少都会有点后遗症,右手伸肌腱断裂,恢复后抓握力也会有一定下降。这次用最短的时间,扫掉黄学文、边学军两个违法犯罪团伙,和田宝军掌握团伙内部情况有很大的关系,田宝军能够悬崖勒马,说明他没有失去党性”

    姜书记板着脸看着刘镇长说:“老刘,我不偏袒谁,赏罚就要分明,该怎么处理田宝军,我觉得还是商量一下,再给他们县局的领导意见。”

    刘镇长未置可否,开口道:“刘所,镇里一年给派出所不少拨款,姜书记在党委会上还提出要新建派出所的事情,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这个事,你觉得你没有责任吗”

    “我肯定有责任,我不会回避责任,我深刻检讨”刘正坤正色道:“两位领导,一个是书记,一个是镇长,我在这表个态,如果再有民警违纪的事情发生,我主动辞职。”

    姜书记在一旁劝道:“刘镇长,刘正坤,都姓刘,你们俩说不定五百年前是一家,咱们又都是古河镇的领导干部,理应团结一致,我说说我的看法,现阶段改革开放的势头正猛,对老百姓来说,过去是你穷我也穷,大家都穷自然没有什么攀比,现在是大伙都奔着致富而去,你有钱我也要想办法挣钱,比你更有钱,这就是矛盾点,也是社会不稳定因素越来越多的原因,也是社会发展必须经历的阵痛,所以我认为是时候加强治安力量了,咱们镇两万八千多人,就一个派出所,就那么十几个民警,镇上对这方面的投入还是太少,因为协警、联防队员、治安员的工资还是按照十年前的标准,这些治安力量几乎起不到什么作用,古河镇的发展离不开社会的长治久安,没有一个稳定的社会环境,招商引资的条件再好,别人也不愿意到咱们这儿投钱,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对,对。姜书记看问题透彻”刘正坤连连点头。

    刘镇长说道:“对,姜书记说的有理,镇上需要用钱的地方太多了,教育、治安、计划生育、民政优抚等等都需要钱,我觉得,三提五统一定要按规定执行,只有完成国家规定的统筹收缴,咱们才有钱办事,依靠几个大企业,总归不是长久大计,姜书记只要答应按照县里给的任务走,让各村按规定收纳统筹款,不光新建派出所没问题,还能盖学校、搞便民设施、修路等等工程。”

    姜书记笑道:“又说远了,咱们还是说说这个田宝军的事吧。刘镇长你咋看”

    刘正坤连忙说:“我给县局副局长邓局汇报了,邓局意思是要听取镇领导的意见。”

    刘镇长考虑一下说:“田宝军的确事出有因,总体上算是有功有过,只要按照规定处理,我没意见。”

    姜书记决定道:“我会召开党委会,提出针对田宝军的违纪行为,行政记大过一次,扣发全年奖金。针对田宝军的立功受伤行为,给予表扬和适当奖励。最后联系你们局领导,交换意见。”

    “宝军家庭困难,真是辞退了,他整个家庭就陷入困境,总之只要不辞退,我就很满意了。”刘正坤欣慰道。

    所长出去有事,指导员于正今天是派出所的带班领导。

    年初开会,县局要求要搞好民警的政治业务学习培训,安排落实民警教育工作。

    从职责上来说,派出所指导员不仅要负责本单位民警的思想政治工作,同时也要协助所长抓业务工作。

    所里一共二十多人,正式民警占不到一半,其余都是协警、联防队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