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山河警事 > 第七十五章 钓他出来
    古河镇派出所。

    杜文斌将二胖一伙人集中在询问室,刘正坤拉着小健的铐子进了门。

    “说!”田宝军推了小健一把。

    “我和黄学文、浩子三人组的局,这里的人都参与了赌博。”小健老实说道“二胖,承认吧,学文、浩子都抓起来了。”

    杜文斌念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三十二条,赌博或者为赌博条件的,处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单处或者并处三千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者可以实行劳动教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都听清楚了吧?”刘正坤说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再负隅顽抗就是对抗法律,可以劳教乃至追究刑事责任,自己在心里寻思寻思,哪值哪不值。”

    “我承认,我交代!”

    二胖率先举手,参与赌博,拘留罚款是小事,组织赌局的老板都交代了,再硬抗着没有意义,真是弄个劳教,那太得不偿失了,这笔账他算得清。

    晚上,于指导走进所长室,将手里拿着的一摞资料放在桌上。

    “整理完了?”刘正坤放下手中的笔抬头问了句。

    “案情基本明朗,这是一起因为组织赌博引发矛盾,从而引发互相报复的案子。一方是以黄学文为首,李健、郑永浩为主要帮凶的违法团伙,利用得月茶楼为掩护,组织人员赌博,另一方是以边学军为首,志伟等人为帮凶的团伙,开了个明月茶楼,一样是组织赌博。两方因为抢客人产生矛盾,还约过架。”于正缓缓说道“黄学文,四十二岁,无业,早几年做过不少生意都亏本,他旗下的得月茶楼已经营业了两年,也就是这两年靠着组织赌局挣了钱,赌局玩的不小,一晚上‘抽头’都能有三千左右,李健、郑永浩,对了,还有田宝军,跟黄学文都是战友,据宝军说,在他母亲生病之前,他和这三个人一直是保持着距离的,并没有太深的交往,自从黄学文借给宝军三万块钱之后,他们最近的来往就比较密切了。”

    “除了这三万,别的还有吗?”刘正坤打内心替田宝军觉得不值。

    于正翻开了卷宗说“在这期间李健曾去医院给宝军的妹妹田静送了一万块钱,当时并没有说明是什么钱,老刘,宝军借了那三万块钱应急,后来打了欠条给黄学文送去的,但是被黄学文撕了。”

    刘正坤拿过卷宗边看边说“这说明一开始宝军是清醒的,但是宝军利用手中职权给黄学文团伙便利,并且包庇欺瞒案情,这个事实是坐死了,好在没产生严重后果。”

    于正劝道“老刘,宝军毕竟是十几年的老警察,一时糊涂犯了错,我觉得总要给人改过的机会吧。”

    刘正坤沮丧道“我也想给机会,可这事不是咱们说了算,姜书记打了几遍电话,要求我向他汇报事情经过和处理结果,算了,继续说案子吧。”

    “老边,边学军,五十岁,这人是劳改油子了。”于正介绍道。

    “这人我知道,被咱们所处理过多次,是个老混子了。”

    于正点点头,说“八三年严打就以流氓罪入狱判了八年,八九年提前释放,九零年伤害他人进去劳教了一年,最近几年消停不少,据他手下孙志伟交代,这几年老边过得并不好,花钱大手大脚惯了,手里一点积蓄很快就见底了,看到黄学文组局挣钱眼红,就在得月茶楼附近开了个明月茶楼,可能他觉得自己是老混子,在镇上也算有头有脸,谁都给三分面子,没把黄学文团伙放在眼里。两家赌窝挨着,抢客人肯定会有矛盾,第一个回合两方约架,老边也的确压住了黄学文,黄学文一方吃了亏,就想办法给宝军下了套,有警察护着,老边一方肯定一下就变成了弱势,才导致这次老边鱼死网破的报复。”

    刘正坤正色道“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抓住这个老边,从他手下那帮人嘴里抠出线索吗?”

    “据孙志伟交代,可能是蹲监狱加上劳改的时间太久,老边对坐牢非常敏感,他曾多次提起过,要么不犯罪,要犯就犯死罪,省的呆在监狱里面受罪。从他行事作风看,还是很谨慎的,自己并不出面,而是让詹伟这个毛头小子放在明面上,上次咱们查抄了明月茶楼,老边就躲过了这次突击检查,买卖被毁,手下詹伟被抓,老边恼羞成怒,就让孙志伟带人对黄学文采取报复手段。为了逃避责任,经过大海他们排查,老边安排报复的当天,有人看见他坐车往县城方向去了。”

    刘正坤沮丧道“逃到县里,我们要抓他恐怕要费一番周折。”

    于正笑着说道“这个老边,的确狡猾,他故意引人注意大模大样溜达一圈,然后坐车去县里,其实他又绕了回来,去了玉林村。”

    “哦?”刘正坤起身问道“哪里得来的线索?”

    于正看了看屋内的石英钟,说“上午秦山海审讯孙志伟的时候……”

    ……

    上午,秦山海将手中的讯问笔录递给孙志伟说“你看一遍,还有什么没交代的?”

    孙志伟点头哈腰地说“警官,我都交代了,边爷……不,老边给了我两千块钱,让我找黄学文的麻烦,其余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组织赌局的事真的都是詹伟在办,我……我真不知道老边现在在哪!”抬头一看,秦山海一言不发直视着,擦了擦头上汗水,看着笔录,“……殴打他人致人轻伤……,警官,我不会坐牢吧?”

    “做不坐牢去跟法官说,确认无误按个手印。”秦山海淡淡说道。

    “滴滴……滴滴。”

    “什么响?”秦山海问道。

    “刚没收的我传呼……”孙志伟指了指桌子抽屉。

    秦山海打开抽屉拿出传呼机看了看,开头是乡村号段的座机电话,问“加的号是849,谁打的?”

    孙志伟一愣,支支吾吾道“不……不知道。”

    “是不是边学军?!”秦山海大声问道。

    “真不知道。”

    秦山海瞪眼道“不说实话是吧?如果是边学军打来的传呼,这就是你的立功机会!将来送审材料上加上一句,认罪态度好并且有立功表现,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孙志伟考虑片刻搓着鼻子道“我帮你钓他,你别送我坐牢?”

    “如果你没参与组织赌博,就不用坐牢。”秦山海说了一句,其实他心里明白,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孙志伟属于结伙斗殴,寻衅滋事致人轻伤,如果认罪态度良好并且取得对方谅解,而且有立功表现,最多处十五日以下拘留、二百元以下罚款或者警告。

    孙志伟忙不迭的连连说道“是老边,是老边,他肯定想找我了解,昨晚我带人去打黄学文的事。”

    秦山海起身道“走,跟我去公用电话亭回传呼。”

    “派出所不有电话?”孙志伟疑惑道。

    秦山海呵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我怎么说你怎么做,别那么多废话!”

    “好,好。”

    “看号码像是附近的,你不说老边去县里了吗?”

    “那天他真是这么说的,他天天行踪飘忽,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哪。”

    “回电话,你就说,黄学文一伙都被你打的不轻,派出所的警察正在找你,现在你很慌,问问边学军接下来怎么办?”

    “好。”

    秦山海带着孙志伟找了一家电话亭,依照号码回了过去,果然是老边打来的传呼,孙志伟依言问着对方。

    老边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说“你不要怕,只要没当场抓住你就没事,先躲一段时间,等风声过去再做打算。”

    “边爷,我没地方躲啊,派出所的警察开着警车在镇上到处找我,我不敢露头啊,你在哪我去找你,我乡下也没亲戚,没地儿躲啊。”孙志伟说完看了看秦山海,意思我这么说行吗?

    秦山海点点头,附耳听着,电话里老边说“你自己想办法躲着,等风头过了我再联系你。”说完挂断了电话。

    孙志伟指着电话楞道“挂……挂了。”

    秦山海考虑一下,付了话费,“走,回去。”

    ……

    侯振坤将车停在派出所门口,和杜文斌二人下了车直奔所长办公室。

    詹伟因为上次的案子被行政拘留,现在已经改为刑拘,为了挖出老边的落脚点,两人上午就去看守所提审詹伟。

    于正招呼道“老侯,怎么样?”

    “候所的确厉害,几句就把詹伟弄服了,全都招了。”杜文斌说了一句。

    “边学军离婚十多年了,前妻带着孩子,父母都没了,所以他基本没有牵挂。”侯振坤正色道“本来我们都往回赶了,路上又接到老于的电话,折回看守所重新问了一遍,边学军在玉林村没有亲戚,但是有个情妇,叫王霞,据詹伟说,这个王霞是个寡妇,跟边学军一直纠缠不清,最近一年两人有段日子没来往了。”

    “这个边学军很可能就躲在王霞处。”刘正坤说道。

    于正说“老刘,你安排一下,咱们今晚就组织抓捕吧。”

    刘正坤略一点头,命令道“文斌,你去通知一声,晚上值班的留下,其余人来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