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山河警事 > 第五十一章 山林擒贼
    杜文斌上楼的时候,马燕飞正在研究保险柜,他感觉这保险柜里一定存有手枪和子弹,如果能偷把手枪玩玩,那就是另一种境界了,这种立式保险柜,用的是机械式门锁,不知道密码的情况下,十分钟之内就有把握打开。

    快要打开保险柜的时候,听到外面有动静,这个时候如果放弃保险柜,直接从窗口跳出去逃跑是十拿九稳的事,但是马燕飞看着快要捅咕开的保险柜,心里舍不得走,略一思索间,杜文斌已经来到了门前。

    马燕飞心里明白,派出所值班的没有几个,大部分都出去蹲守了,本着“贼不走空”的原则,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警察弄晕,然后撬开保险柜,将保险柜里的东西,还有置物架上的警械全部弄走。

    有了决定,就俯身隐蔽在门后,借着月色的微光,最先映入眼帘的是杜文斌双手握着的枪口。

    马燕飞没有动,继续等待着机会,杜文斌半个身体进入屋内的瞬间,马燕飞自下而上一招“刺面掌”正中杜文斌下巴。

    “咕咚!”一声,杜文斌仰面摔倒,马燕飞收手,仔细一看,地上的人已经翻了白眼,嘴里冒出白沫,半边脸连着下巴红肿一片,依稀可见一个掌印,手枪掉落在门旁。

    马燕飞捡起手枪,在手里把玩,自习武,对枪支有着天然的好奇,以前没机会玩,这次终于有了一把属于自己的枪,心里既兴奋又激动。

    左手交到右手,右手交到左手,手一下碰到了扳机,杜文斌被打昏前就打开了手枪保险,马燕飞这一下竟然把枪打响了。

    楼下又响起喊声,紧接着又响起咚咚咚的快步上楼声。

    响亮的枪声把马燕飞吓了一跳,不有控制地打了个哆嗦,看着枪口冒着火星打到墙上,好在没有伤到人。

    “他娘的!”马燕飞骂了一句,往外看了看,楼梯口一个人影窜了上来。

    持枪的马燕飞略一犹豫,看着屋子里的东西,咬牙说了句:“可惜了!”拎着枪,转头就奔着窗台跑,一脚将半扇窗户踹开,玻璃碎片散落在墙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探出半个身体,心里估算着距离,一点脚尖,跳了下去。

    落地的同时利用一个翻滚解力,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往暗处跑去。

    秦山海持枪进入走廊,一眼就看到警械室门口有人躺着。

    “哗啦!”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

    “不许动!”秦山海钜枪进入,屋内空无一人,跑到窗口往下面一看,有人影飞奔掠向远处。

    俯身扶起地上的杜文斌,试了试鼻息,还好,只是昏过去了,并没有生命危险。

    半边脸已经红肿,看伤处,很像是硬物大力击打下巴神经,造成短暂性的休克。

    秦山海没犹豫,两步走到窗户边,“嗖”的一声直接跳了出去。

    马燕飞听到身后有物体落地的声音,转头一瞅,竟然有人从二楼跳下追过来了。

    “还是个练家子。”马燕飞心里想着,脚下没停,一直往西边跑去。

    派出所位于古河镇西部,出了镇再往西就是田野和山林,两人距离拉得很远,大概有五十米左右,一前一后开始赛跑。

    马燕飞仗着自己练过轻功“走壁功”,自然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而秦山海没练过传统武术,更没学过武林秘籍,他靠的是在部队长久的锻炼——十公里武装越野,靠的事耐力和意志力。

    跑了二三公里的时候,马燕飞屡屡回头,却发现对方越跟越紧,就有些烦躁。

    前面不远处就是山林,如果进了山林,有树木遮挡的情况下,马燕飞随时有把握逃脱。

    一分钟后,马燕飞钻进了山林,又过了一分钟,秦山海追进了山林。

    月光下,人影忽隐忽现,秦山海快步追着大喊道:“站住!”

    马燕飞回头看了看,继续跑。

    “亢!”

    “再跑我就开枪了。”秦山海一停顿,双手冲天开了一枪,看着前面人影在一棵树后一闪,继续往前追。

    追到刚刚看到的树跟前,四周没了动静,秦山海沉下身,四下观察着,忽然感到额头一凉。

    “别动,别转头,动一下我打死你!”马燕飞从侧面持枪对准秦山海的额头喊道。

    “你就是制造三起盗窃案的人吧?”秦山海目视前方。

    “是又怎么样?就凭你还想抓住我?”马燕飞笑了一下,“你还挺利索,练过啊?”

    “……”秦山海额头冰凉,没说话。

    “枪给你下了,我拿着玩两天,还有,你别追了!再追打死你!”马燕飞说完左手伸向秦山海手中的枪。

    秦山海依旧没动,因为在这个时候反抗,他没有把握能躲开额头的子弹。

    马燕飞拽下秦山海手中的枪,准备塞进上衣口袋,另一只持枪的手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一下。

    “亢!”

    秦山海忽然发难,猛然甩头转身避过枪口的同时,枪响了却没打到人,没等马燕飞持枪的手伸出,一脚蹬了过去,拳头随后而至。

    近身搏斗,马燕飞连伸三次手,都被秦山海打断,胸口怒气越来越盛。

    多年习武,罕遇敌手,马燕飞非常自负,今日忽然遇到一个轻功和自己差不多的对手,手就有点痒痒了:跑得快不代表你拳脚就厉害!

    既然抽不出枪,干脆放弃用枪,就用所学的形意拳跟你过过招!双拳对准秦山海袭来的一脚一拳,硬碰硬对了两下。

    秦山海一个趔趄往后退,脚背和拳头都感到火辣辣的疼,在部队上训练的时候,这拳脚可是能击碎砖块的,今天这人果然有点邪门。

    马燕飞心里也是暗暗一惊,金氏形意拳自己苦练多年,当年师傅的要求就是出手空拳打树皮、打装了石子的沙袋,一双拳头渐渐磨平,杀伤力也越来越大,普通人一拳下去,就要受伤,这人看起来竟然毫无反应。

    马燕飞侧身双拳横扫了过去,秦山海不敢怠慢,闪身避开,一脚踹向马燕飞膝盖。

    马燕飞急忙转身收招,秦山海一脚踢空。谁知道秦山海这一脚竟是虚晃,突然腾空二连踢直奔马燕飞面部喉部。

    马燕飞双臂横档硬接了两脚,顿时感觉胸口发闷,后退了两步,险些跌倒,转身拔腿就跑。

    秦山海欺身便追,马燕飞回头喊道:“再追,我一枪打死你!”

    “枪都没了!今天我不抓住你,这警察我不当了!”秦山海怒吼一声,额头青筋毕现。

    “豁出去了!”马燕飞咬牙说道。刚刚和这警察一交手,就知道对方极其难缠,绝非好相于,边跑边掏出手枪,冲后面“亢亢”就是两枪。

    初次开枪,又是跑动中,根本没一点准头,子弹都不知飞哪儿去了。

    秦山海热血上涌,哪怕挨枪子,也要先抓住这个狂妄的家伙。

    马燕飞一看枪并不容易打准,而且这警察疯了一般越追越有劲,心里急躁了,停步稳了稳身体,有样学样的双手钜枪,对准秦山海,“亢亢亢亢!”连打四枪。

    秦山海一直盯着前方,在马燕飞停下瞄准的时候就有了防备,跑动间猛的一个前扑卧倒,躲过了子弹。

    五四式的制式弹夹的弹容量是八发,刘正坤要求只上七发,因为这种弹夹弹簧压力过大,上满子弹容易引起卡壳。

    枪里的子弹现在打光了,不能让他再掏枪,秦山海心里有了数,起身窜了过去。

    手中的枪没了子弹,马燕飞扔掉后,就要掏口袋里的另一把,电光火石间,听到耳边响起“嗖”的破空声。

    马燕飞反应很快,猛然低头躲过了秦山海的飞脚,冲着身后一个扫堂腿,秦山海跳起躲过。

    落地后,指着马燕飞问道:“你还有啥招?原本就是个盗窃,现在呢?拒捕、抢夺枪支、枪击警察,不算盗窃罪,就这三样,你觉得你能蹲几年?”

    马燕飞急了,“我跟你同归于尽!”双拳同时挥出,直指秦山海面门。

    秦山海不躲不闪,依葫芦画瓢双拳同出,硬碰硬对完两拳,秦山海身体一顿,猛的往前一动,还了两拳。

    “啊!”马燕飞大声怪叫着,疯了一般,根本不防守,完全是拼命的打法。

    秦山海一笑,心下了然,知道对方已是强弩之末,蹦跶不了多久了,开始了闪移挪腾为主的打法。

    左闪过一拳,右闪过一腿,全身放松地架着双臂,马燕飞疯子般的一进再进,十几个回合下来,已经没了力气。

    秦山海看准时机,右脚脚尖对准马燕飞下巴,猛踢了过去,动作如同足球比赛里的大力抽射,只听“嘎嘣”一声脆响,马燕飞在空中翻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跟头,撞在了身后的树上。

    几秒后,马燕飞抬头看了看,用了两下力,还是没起来。

    秦山海从后腰上拿出铐子,伸脚将一滩烂泥的马燕飞蹬倒在地,膝盖押着对方胳膊肘,掏出他口袋里的枪,别在自己后腰,从背后上了铐子。

    马燕飞躺在地上打了个滚,直喘粗气,秦山海满头大汗,坐在一旁笑着说道:“咱不急,歇一会,我把你扔的那把枪找回来咱再走,正好你借着这个机会,提前做好思想准备,考虑一下后半生在监狱怎么度过。”

    十分钟后,马燕飞才缓过口气,躺在地上仰脖瞪大了双眼,看着秦山海说道:“放了我,我给你钱!我家里有五六万的现金和首饰,还有高级电器,放了我!那些都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