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山河警事 > 第四十一章 那些花儿(三)
    吕猎户拉起钟汉生,一路来到山边树荫处,只见花犹如痴了一般,呆坐在树边。

    三人抱头痛哭。

    半晌,吕猎户擦着眼泪说道:“汉生……现在出了这样的大事,不是咱难过的时候,村里还有活的,咱们该救的救,有死的……该埋的埋!”

    钟汉生擦了擦眼泪,木然跟在师傅身后,开始挨家挨户的翻找,看看有没有躲过一劫的村民。

    村里有价值的东西基本都被抢光,家禽粮食也都不剩下了,吕猎户带着钟汉生给受伤的村民做了简单的包扎。

    又带着受伤不重的人,拿起工具挖了个大坑,将村里死去的老乡全部拖到坑里埋了。

    看着这等惨像,众人无不大哭,但是钟汉生只是默默流泪,并没哭出声,看着母亲和师娘被抬进坑里,捏紧了拳头,花在一旁似乎哭的累了,低着头一动不动。

    这一忙就是整整一夜,天微亮的时候,吕猎户清点了一下人数。

    全村三百四十多口人,幸免于难的不到二十个,大都受了伤。

    这些人有的躲在地窖里,有的躲在枯井里,有的跑到了大山上。

    全村活下来的青壮年,加上吕猎户和钟汉生一共八个人,剩下的都是老人妇女和儿童。

    天快亮了,有人提议,不能坐以待毙,收拾一下村里的剩余的物资,能用的板车工具都带着,大伙儿一起去逃荒,讨个生路。

    也有人提议,大青山对面有个刘家沟,那里地处山窝,较为安全,应该没被鬼子扫荡,大伙儿一起去刘家沟寻条活路。

    其中一位六十多岁的周老头向吕猎户投去询问的目光,吕猎户没回答,突然跪倒哭嚎道:“三百多人!三百多人呐!就这么没了!”两手抓着地上的泥土,指甲缝里渗出了血。

    钟汉生跪在师傅后面,面无表情道:“我哪儿都不去,我要报仇!给娘报仇,给师娘报仇,给村里三百多条人命报仇!”

    吕猎户猛的起身,抽出背后的单管猎,大声道:“是爷们的,跟我上山,都是两个肩膀顶一个脑袋,凭啥他鬼子就能拿咱们当菜砍?”

    “我跟你去!”人群中站出个年轻伙喊道。

    而后陆续有人站出来。

    “我也去!”

    “报仇!全家就剩下我自己了,跟狗日的鬼子拼了!”

    “对,找鬼子拼命去!”

    仅剩的六个壮年汉子,全都站了出来。

    吕猎户对周老头说道:“你带着这些老,奔着刘家沟去,我们上大青山,去清风寨找大当家的,等我们安顿下来,再派人去刘家沟跟你们会面!”

    周老头想了想,点了点头,指挥众人道:“手脚能动的,把板车都拉上,受伤的躺板车上,能用到的东西,能拿的都拿上。”

    花哭喊着不愿意走,吕猎户也不舍得女儿,但是这种非常时期,带着女儿上山也不现实,轻声劝道:“孩子,你跟着周大爷去刘家沟,过几天我们就去找你。”

    钟汉生低头道:“花,去吧。我就在这山上等你,哪儿也不去。”

    “我……不去,我要跟你们一起……”花哭着说道。

    吕猎户转过头,对周老头吼了声:“老周,把花带走吧!”

    周老头过来拉着花,“走吧。赶路赶早不赶晚。”

    “爹!汉生!”花哭着喊到。

    “带走!”吕猎户再喊了一声。

    周老头拉着花,喊来了个妇女,两人拖着花。

    钟汉生痴痴看着,吕猎户拍了拍他肩膀,说道:“走吧!汉生。”

    清风寨早先是大青山里的土匪,匪首王林报号“震山林”,被八路军的徐团长招安后,成了三团麾下的独立大队,现在是非常时期,徐团长命令独立大队回归山林,于日军展开游击战,独立大队便成为了抗日游击大队。

    这些都是吕猎户带着七个精壮汉子上了山,找到王林之后才知道的。

    王林非常高兴,向上级请示,吕猎户在队伍里谋了个队长的职位。

    血海深仇未报,心中怒火得不到发泄,吕猎户众人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只要能打鬼子就行。

    两人都惦记着花,托队里的同志捎信,也没找到刘家沟的人,吕猎户带着钟汉生请假去了刘家沟,才知道刘家沟也被扫荡,村里人早就逃走了,而周老头一行人不知去向。

    游击队经常组织行动,依托着大青山的优势地形,经常对附近路过的日军股部队进行埋伏、袭扰的战斗。

    这种打法让日军很是头疼,这些穿着老百姓衣服的八路,经常是先打几枪试探一下,打得过就打,物资包括身上的衣服都被抢光,打不过就跑,连人影都摸不着。

    这种战斗对于吕猎户来说,具有天然的优势,猎人本身就由很强的警觉性和不错的枪法,以前都是用土、铳和单管猎,准头差,打的也不远,这一下拿到了步枪,更是如鱼得水。

    钟汉生对枪很有天赋,脑子又灵,再加上吕猎户的悉心培养,很快便适应了各种战斗,队伍上日常训练里有一项是刀法,这种刀法大开大合,很对钟汉生的脾气,几个月过后,钟汉生肩上背着带红穗子的大砍刀,手里拿着从鬼子手里夺的三八大盖,耍起刀来虎虎生风,七八个人不能近身,枪法也是极准,在游击队里大有名气,连徐团长都知道游击队里有他一号。

    一传十十传百,到了附近的百姓口中,钟汉良就成了那飞檐走壁的刀客,专杀鬼子,人送外号:“快刀钟”。

    就这样,两人在大青山的游击队里,生活、战斗,吕猎户和钟汉生在执行任务间隙,在附近村庄城镇都找了一遍,不见花下落,花成了吕猎户和钟汉生两人心头的痛。

    钟汉生和花的再次相见,已经是三年后。

    一九四五年初,大青山附近的战况大为好转,日本侵略军将兵力收缩,表明了防御的态度。

    上河村三面环山,依托着大青山的屏障,敌人要进上河村只能从大清河上的古桥。

    上河村也渐渐有了百姓居住,徐团长将团部设在了这里。

    大青山的游击队早已改编,吕猎户此时也成为了副连长,调防去了别处。

    本来,吕猎户要带着钟汉生一起走,但钟汉生考虑很久后,没同意,一定要留在大青山,吕猎户无奈之下只得作罢。

    钟汉生参加战斗表现的非常勇猛顽强,无论是远距离射击还是近距离肉搏,都能以一敌十,立下不少战功,深得徐团长喜爱,被任命为警卫排排长,负责团部的安全保卫工作。

    这天,钟汉生正在驻地周围安排明暗哨,就接到士兵报告,有老乡来上河村寻人,钟汉生便带着士兵过去询问情况。

    清河古桥桥头一幕,时间仿佛静止。

    钟汉生穿着灰布军装,腰里挎着“盒子炮”,身后跟着一名士兵,对面的花穿着短花袄,左手扶着肩上背着的布包裹,右手牵着一个男孩,男孩看起来两三岁,穿着开裆裤,抬着头,大眼睛忽闪忽闪,似乎对穿军装的叔叔很好奇。

    默然无语。

    许久之后,花想开口,眼泪却先流了下来。

    钟汉生缓过了神,这三年心里日思夜想的人真是到了眼前,胸中藏的千言万语却一句都说不出来。

    身后的士兵不明所以,接过花肩上的包裹,亲切道:“老乡,来我们班里歇会,喝口水,我们排长就是这儿人,对这熟悉,能帮你找到人。”

    钟汉生感到嘴巴重愈千斤,用尽全身力气说出两个字:“走吧!”听在耳中无比沙哑。

    几个时后,在警卫排的宿舍,钟汉生和花一直交谈,终于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三年前,花和周老头一道去大青山背后的马家沟避难,到了地方才发现,马家沟也没幸免,也被鬼子扫荡了,附近的村子人都逃光了。

    周老头带着人漫无目的地走,只盼能找到落脚的地方,有伤员还有孩老人,路上遇到不少躲灾避难的群众,走着走着就走散了。

    几天后,花和村里一个叫芳子的姑娘,两人相互为伴,来到了一处不知名的河滩。

    一路风餐露宿,两个姑娘这个时候已经饿的没了力气,河滩水不深,看着水流也不算急,两人试图到对岸去。

    可没想到,河水有暗流,花脚下一滑,便被水卷走,芳子在岸边追了老远,直到看不见踪影。

    等花醒来,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几天,被一个在河里摸鱼的好心大爷所救。

    好心人姓何,家在河边住,何大爷也是从别处逃难,带着儿子一路逃到这里,这一段的河水比较清,水流也缓,能抓到鱼,父子俩就搭建了个简易的窝棚,靠捉鱼为生。

    何大爷儿子叫何友良,二十岁,很老实本分,甚至有点木讷。每天只会干活捉鱼。

    一路行来,花见识到了绝境中的人性,路上逃难的人为了夺得一口吃的,真是什么都不顾了。

    兵荒马乱的年代,没人愿意多张嘴吃饭,好在何大爷心地善良,虽说每日捉鱼不多,岸边有许多鱼虾都可以制作成吃食,却不至于饿死,儿子何友良同他父亲一样,心眼很好,有一份好的吃食,都是最先给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