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山河警事 > 第三十八章 五十年前的事
    钟国涛又借来了那台嘉陵1摩托,到派出所接上了秦山海,就往山河县方向走去。

    “国涛,啥事儿这么着急?这是去哪?”秦山海坐在后座搂着钟国涛的腰,摩托速度快,风呼呼的,说话都有点困难。

    “去县委招待所,何书记点名要见你,还有我。”钟国涛答道。

    “你大声点!你骑的太快,说话都听不见。”秦山海扯嗓子喊道。

    钟国涛放慢了速度,转头说道:“咱爷跟何书记五十年前就认识,关系还不浅。”

    “嗯,我想到了,这么说书记要见你,我能理解,见我干啥啊?我就一民警,还不是正式的。”秦山海笑道。

    “那谁知道呢?到地方不就明白了。你搂紧了,秘书下午给我打电话,说何书记那边准备饭了,我骑快点,咱赶过去吃饭,不能让领导等咱们啊。”钟国涛说道。

    “先停一下。你看你手冻得!”秦山海看到钟国涛攒着摩托车把手,戴着破了口的手套,忽然想起件事,从棉服大口袋里掏出了副手套,递向前面说道:“这大妹赚到钱,给你买的。”

    钟国涛缓缓停下,接过手套看了看,让道:“你留着戴吧!”

    “两幅一样的,大妹说,他俩哥一人一副,我不知道今天能见到你,就拿了一副自己戴的,正好你拿着,我戴家里那副。”秦山海解释道。

    “好。”钟国涛没客气,将破手套直接扔掉,换上新的,笑道:“大妹这丫头,跟我客气啥!”

    “这回不一样,大妹说,这可是她赚的人生第一笔钱,要花的有意义。”

    “得嘞,替我谢谢大妹。坐稳了,出发喽!”钟国涛挂上档,踩下油门,摩托车向前蹿了出去。

    ……

    俩伙嘴上说不紧张,可真到了县委招待所门口,俩人都紧张了起来。

    市委的领导,可不是开玩笑的,万一哪句话说不对了,惹得领导不高兴,可不得了。

    站在招待所大厅,俩人都不说话,前台一位年轻女服务员微笑问道:“两位找谁?”

    “那个……我们找老钟。”秦山海磕磕巴巴答道。

    “不是,我们找何书记。”钟国涛接道。

    “哦,请问两位姓名?”服务员问道。

    “钟国涛。”

    “秦山海。”

    “嗯,好的,请跟我来。”服务员右手礼貌一挥,“何书记安排了,除了姓钟和姓秦的两位青年,其余人一律不准入内。”

    “青山厅,两位请进。”服务员微笑点头,轻轻敲了敲门。

    “等着你俩呢,是钟,秦吧?我是何明,来,快进来坐。”何书记亲自开门,笑着说道。

    秦山海有些紧张,脸涨得通红,有点摸不着头脑,何书记似乎看出秦山海的困窘,笑道:“钟叔告诉我,他有一个孙子叫钟,还有一个忘年交叫秦山海,想必就是两位伙儿了吧?”

    秦山海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客气道:“何书记,我是秦山海,您好,您好。”

    钟国涛也客气喊了句:“书记好!我是钟国涛。”

    “今天是家庭聚会,没有何书记,我是你何叔。”说完又开玩笑似的指着秦山海道:“警服脱了,今儿也没有警察,只有叔侄。”

    从秦钟俩人进屋,老钟头坐在屋内最中间的位置,始终没开口,这时候简洁张口道:“坐!”

    何书记打开门轻声招呼了一句:“上菜吧。”

    秦山海和钟国涛看到何书记这么随和和蔼,便没有了最初的紧张。

    陆续有菜上来,何书记招呼着喝了两杯酒,又问了问秦钟两人的工作和生活,两人也都心地如实回答。

    渐渐有了温暖的气氛,何书记话锋一转,说道:“俩伙儿心里肯定有疑惑,见了何叔紧张,也不敢问。对不对?”

    俩人都笑着点头。

    “呵呵,你俩不敢问何叔,那我让我钟叔告诉你,省的你俩晚上睡不着觉。”何书记说完举杯对着老钟头道:“叔,给俩孩子讲讲吧。”

    老钟头一口喝干杯中酒,以秦钟二人从未见过的语气轻声道:“我本来认为,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我就带到棺材里去了,没成想能翻出来,有些事情也是不得已,只是油菜花这一走,有点太快了。”

    听到这里,秦钟二人才意识到,“油菜花”应该是个人名,老钟头这两问所用的语气,让俩人感到非常震撼,因为在他俩的认知里,钟爷是个性格直爽、铁骨铮铮的汉子,这一刻的钟爷似乎变了个人,都说铁汉也有柔情,男儿也有眼泪,所以,这里头一定有故事。

    老钟头嗓门沙哑,一边回忆,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有五十多年了吧?时间太久,有些细节我有点记不太清,有时候晚上做梦都是这些事,有些细节的东西究竟我做的梦还是真实发生过,我都糊涂了,你们权当个故事听吧。”

    何书记表情变得凝重,秦山海和钟国涛也没说话,三人都盯着老钟头期待着。

    一九四一年,抗日战争最艰难的岁月,整个中华大地一片萧瑟,饱受战争摧残,六月份的某一天,在无任何防备的情况下,日军出动大批飞机轮番轰炸渝城,空袭持续长达五时,渝城一片鬼哭狼嚎,宛若地狱。

    为躲避轰炸,十六岁的少年钟汉生,跟随父母以及大量平民,疯狂涌进城内的大型防空洞,由于人太多,拥挤不堪,踩踏中有不少市民丧生,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平民为谋生路,争相往防空洞内拥入,国民党的宪兵下令紧锁大门,造成防空洞内严重缺氧,洞内人群开始骚动,面临死亡,人们逐渐疯狂,开始拼命往洞口挤。钟汉生的父亲拼命护着妻儿,随着人流往外挤,由于防空洞大门是向内开启,外面又上着锁,所以人群越往洞口挤,门越是难以打开。

    守在洞外面的宪兵根本不了解洞内的状况,依旧执行着命令,紧锁大门。

    形势越来越危急,防空洞的氧气不断减少,由于缺氧,油灯几乎全部灭了,黑暗中人群的情绪更加疯狂,乱喊乱叫,互相踩踏,前面的人被挤得一排排倒下,有的窒息休克,更多的是被踩踏致死。

    为了活命,洞里的人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继续踩着尸体堆往外挤,就这样过了很久,钟汉生的父亲护着妻儿眼看就要到洞口,洞口位置的氧气比起里面稍好,附近人平静了下来,钟汉生一家三口缓了口气。

    气还没喘均匀,后面又挤了过来,在人群中根本不由自主的就被挤得左右摇晃,钟汉生父亲依旧勉力紧紧扶着着妻儿,人太多,如果被挤倒,再想站起来的机会不大。

    人潮拥来,钟汉生父亲一把没抓住,钟汉生和母亲一起侧着身体,眼看要被挤倒下,父亲拽住钟汉生衣服不撒手,身体侧着用尽全力,硬生生将钟汉生母女推到了墙角,有了墙壁支撑,钟汉生母女得以站稳。

    钟汉生看到父亲侧身猛推自己一把,失去平衡就跌落在地,挺了两次身,都没起来,最后被人群淹没,再也寻不到踪影,一声爹喊得撕心裂肺。

    钟汉生抱着母亲,倚在墙角,就这样坚持了将近十个时,

    洞门终于被打开,洞内的人群如同破堤的河流一样冲出洞门,这对母子也捡回了性命,钟汉生却从此失去了父亲。

    回到家,只剩一片瓦砾,整个城市几乎成了废墟,到处都是呻吟声。

    那些被炸死炸昏的人,不管是死的还是昏的,只要一抬出来,就有人往身上撒石灰消毒,然后往路边一扔,堆起几座山,惨不忍睹。

    母亲带着十六岁的钟汉生,欲哭无泪。

    钟汉生生的人高马大,家庭遭遇大难的这天,忽然成熟了许多,帮母亲擦着眼泪,说着安慰的话。

    为讨得一条生路,钟汉生和母亲跟着逃荒的人群,辗转数里,走过了大清河上的古桥桥头。

    上河村地处偏远,既非战略要地,又非关卡枢纽,在乱世中如同世外桃源般,过着平静地生活。

    虽说上河村土地贫瘠,收成一般,但村民大多勤劳善良,又背靠大山,平时摘些野菜作为辅食,村里更有身手敏捷的猎户进山打猎,运气好的话,隔三差五便能打到野鸡野兔之类,这时村里孩童便欢呼雀跃起来。

    旧社会的陋习所致女性地位较低,大多有姓无名,嫁到婆家,便在娘家姓前面加婆家姓,钟汉生的母亲娘家姓王,嫁到钟家,便唤作钟王氏。

    钟王氏带着钟汉生在清河古桥桥头路旁坐着休息,母女俩缺衣少食已是衣衫褴褛、面黄肌瘦,钟王氏心疼儿子,一路讨到的一点点残羹剩饭几乎都塞到儿子口中,而且最近两天已经未讨到一粒米,饥饿加上劳累,母女俩已经头昏眼花、精疲力尽。

    这一幕恰巧被外出拾柴的姑娘花看到,便跑回家告诉了爹,花的爹叫吕壮,人如其名生得壮实,祖传的手艺就是进山打猎,村里人都称他为吕猎户。

    吕猎户闻讯连忙带着花来到清河古桥,俯下身来,伸出手指量了一下钟王氏鼻息,“还有救!”

    钟汉生本就束手无策,看到有好心人相助,心中感激便一直磕头。

    “别磕了,起来帮忙。”吕猎户抬手架起钟王氏,冲钟汉生喊道。

    吕猎户架着钟王氏,钟汉生和花在一旁帮忙,抬到了吕猎户的住处。

    生火煮了一把米,煮出半碗米汤,扶起钟王氏灌了两口,米汤流进胃里,几秒钟后就睁开了眼。

    吕猎户和花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