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山河警事 > 第三十三章 不同意换亲
    秦山海骑着自行车,边走边想,自从复员回到老家,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怪圈,总有处理不完的麻烦,一个麻烦还没处理完,就有三个麻烦等着自己。

    山路漫漫,依旧崎岖不平,在奔波向前的路上,至少这一刻是远离纷扰的,是安静的,哪怕只是一个瞬间,也可以让人整理思绪、调整状态,而后继续上路,负重前行。

    进了家门,母亲周秀兰便拉着秦山海进屋,有点神秘地说道:“哎,大海,你和那个晓娟处的咋样了?”

    “……没咋样。我饿了,吃饭吃饭。”秦山海顾左右而言他。

    “啥叫没咋样?你也老大不了,眼瞅着二十三四了,你看咱村,哪家的娃到了这个岁数,不管好孬都得娶妻生子了,我还急着抱孙子呢?你没咋样到底是咋样呀?”周秀兰絮絮叨叨的说着。

    秦山海不耐烦地说道:“没咋样就是没戏了,人家是千金大姐,我拿啥养活她?娘,我的事你就别管了……我三十岁之前不结婚。”

    “不管了?我不管谁管?晓娟那姑娘我挺稀罕,你咋说分就分呢?你知不知道好歹?要是真不行,村里你三婶,找过我几次,有个女娃,条件还不错,收入也可以,你休息的时候去见见,成不成的再说……”

    秦山海打断道:“娘,我自己的事,你让我自己决定好不好?”

    秦德在门口说了句:“对,大海的事让他自己决定,你别跟着掺和了。”

    “呦,你俩还跟我杠上了?我这不是为了孩子好吗?”周秀兰瞪眼道。

    “吃饭,吃饭。”秦德岔开话题说。

    一家人坐着开始吃饭,秦山月表情不对,有点欲言又止,没吃多少就离桌了。

    秦德这才开口道:“大海,你三婶找你娘了,要给月说婆家,对象是村里沈大酒桶的子沈飞。”

    秦山海一听不乐意了,“沈飞?那不就是二蛋吗?沈大酒桶一天三喝,喝多了就耍酒疯,这二蛋我了解,时候爬树摔了腿,走路一瘸一拐的,咱能让月嫁那里去吗?你让我妹嫁给一个残疾人,我坚决不同意!”

    秦德耷拉着眼皮说道:“嗯,老喝酒是不好,可就这人家还不同意呢,咱家啥情况你还不了解吗?你看看河,今年都成年了,自己还照顾不了自己,这沈大酒桶在镇上杀猪,不少挣钱呐,二蛋这孩子还愿意吃苦,现在跟着他爹干,二蛋就一个姐姐大静,他家里就一个男丁,将来接了他爹的班,那买卖最后还不都是二蛋的?我寻思月嫁过去不说享大福,至少吃穿不愁吧?”

    “对,我跟你爹商量过了,你跟那个关家闺女,肯定没戏,你都不知道,她娘来咱家耍了多大的威风,拿了几千块钱过来,非逼着你爹,让你爹管好你!别跟她闺女来往,你爹不让我告诉你……”周秀兰在一旁唠叨。

    “你闭嘴吧!”秦德发了火。

    “还有这事?啥时候的事?”秦山海着急地问道。

    秦德摆了摆手,示意儿子坐下,“人家这么做我能理解,虽然方式有点过分,刚我说把月嫁到沈家,你不是也挺激动的吗?你想想,人家也不愿意让闺女来咱家受苦啊?是不是这个理儿?”

    秦山海坐了下来,沉默良久,张口问道:“那月同意吗?”

    秦德犹豫了一下,咂摸着嘴说道:“二蛋的姐,大静也没出嫁,人家意思是月嫁过去,人家才愿意把大静嫁过来,你娘跟我商量了一下,我寻思还是征求征求你的意见!”

    秦山海哪里还顾得上吃饭,非常生气的起身说道:“这事不行,我坚决反对,现在啥年代了?还弄起来换亲了,爹,你也是教书育人的老师,能干这事吗?”

    秦德拿掉眼镜,擦了擦镜片,浑浊的眼睛里隐隐有泪光涌动,半晌,才说了句:“唉!这不是没办法吗?”

    这一声叹息,让秦山海听得眼眶发红,“办法……总会有的,爹,这事就不讨论了,肯定是行不通的。”

    “月这么大了,同村同岁的女娃孩子都满地跑了,这么拖下去可咋办啊?”周秀兰在一旁发愁道。

    “那也不能嫁给一个瘸子!大妹哪点不好了,腿脚正常的人谁愿意嫁给个瘸子”秦山海内心绝不同意这门亲事。

    秦山月带着河正在看一年级语文书,大概是因为秦山海声音太大被她听到了,这个时候突然进屋,声音颤抖的说道:“只要爹娘同意,我没啥意见!哥,你别说了!”

    秦德看到闺女委屈的模样,也有点不忍心,开口道:“要不,再商量商量吧!?”

    “不用商量了,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娶那个大静,大妹也不会嫁给二蛋!爹,你看,现在我也当上警察了,我好好干,一个月工资加上奖金咋说也有五六百,我省着点,攒个三五千块,到时候给大妹当嫁妆,嫁个好婆家。”秦山海劝道。

    周秀兰开口追问道:“说的简单,攒钱?三年还是五年?就算你三五年攒够了,那你呢?你光顾着大妹,你自己就打光棍?”

    “日子不是奔好了过吗?这结婚是一辈子大事,绝不能凑合!”秦山海丝毫不妥协地说道。

    秦德尴尬地笑了笑,结结巴巴说道:“秀兰,要不……要不就算了,孩子有自己想法,咱们就别瞎掺和了?”

    周秀兰一瞪眼,凶巴巴地说道:“就你不掺和!啥事儿到你这儿都行不通!村里不都这样吗?人家李秃子一男娃一女娃,不也是这样结的婚生的娃,日子过得不是挺好,你就非要学城里人赶时髦,还自由恋爱,咱家又那个条件吗?我……”

    秦山海一听,带着大妹和弟进了里屋,秦德也拿出了他的大部书,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时候跟她讲道理,是讲不通了,也习惯了,自然该干吗干吗去。

    周秀兰也不管家里人什么反应,自顾自的不停一边唠叨,一边收拾饭桌。

    ……

    古河镇最东头,关家。

    自从上次关晓娟骂高大全,有俩臭钱就买个汽车显摆,高大全就把新买的本田轿车锁车库里了,在镇上买了个最近比较流行的山地车,每天去哪都骑着。

    高大全觉得,骑着这么个玩意除了有点冷,也没啥不妥,用力多蹬几圈,身上就冒汗了,挺锻炼身体的。

    西装也换成了夹克袄,皮鞋换成了登山靴,每天带着棉帽子棉手套,骑着山地车,完全没了高家少爷的派头。

    今儿高大全又来上门拜访了,这次带来的礼物没扔出去,也没人说难听的话,和李桂兰坐在客厅聊得挺愉快。

    只是关晓娟在一旁面无表情,像山河县人民广场的雕塑一样,一动不动。

    “晓娟,你倒是说句话呀。”李桂兰催促道。

    关晓娟斜眼看了母亲一眼,又恢复了雕塑状。

    李桂兰尴尬的笑了笑,解释道:“大全,晓娟这孩子让我们惯坏了,太任性。”

    “不会,阿姨,我觉得晓娟挺懂事的。”高大全笑着说道。

    关晓娟冷哼一声,依旧我行我素。

    “吃水果,吃水果。”李桂兰拿着茶几上的水果盘,往高大全身边推了推。

    “谢谢,谢谢。”高大全客气。

    关晓娟撇嘴说道:“你俩在这儿演相声呢?尴不尴尬?”

    “这孩子咋这么不懂事呢,大全来找你玩,你看你这是啥表情?”李桂兰把场面往回拽了拽。

    “还大全,大全的,你叫这么亲,好像他是你儿子似的,你俩认识有几天?见过几次面?”关晓娟嘲笑道。

    李桂兰猛的起身,眼看就要发火。

    高大全额头有点冒汗,拦着李桂兰对关晓娟说道:“晓娟……,你,你别难为我了?你要觉得我碍眼,我就走。你别气了!”

    说完,就站起了身,又对李桂兰连连摆手,客气道:“阿姨,您也别发火,没事的,没事的,晓娟不想看见我,我走就是,等她哪天心情好点,我再来,真没事的,娘俩千万别因为我再闹的不愉快。”

    “哎,大全,这事弄得,真不好意思,你慢点走,骑自行车来的啊?路上慢点。”李桂兰只得客气的送人走。

    刚回头,就看到晓娟头也不回的上楼去自己房间了。

    “爱咋整咋整吧,都是神经病!”李桂兰坐在客厅沙发上咬牙说了句。

    ……

    周六一早,钟国涛从同事那儿借了个嘉陵15摩托,从镇上打了十斤散酒,六毛钱一斤,十斤正好六块,将酒桶牢牢绑在后座,突突突开着就回了老家上河村。

    在桥头家里,酒桶交给爷爷老钟头,爷孙俩坐着聊了十来分钟,钟国涛打了个招呼就出了门,想去找找村支书蒋贵。

    来到村委会,一打听才想起今天礼拜六,村委会也不上班,顺道直接去了蒋贵家里。

    蒋贵在上河村当了十几年的支书了,上河村是个穷地方,也没啥项目没啥资源的,平时工作也不忙,蒋贵就起到个上传下达的作用,至于村民们,也不在意是谁当这个干部,在他们看来,这差事没啥好的,除了累之外,也没啥油水。

    蒋贵快五十岁了,去年刚抱上孙子,儿子蒋文明和儿媳在村里开了个卖店,卖点日常杂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