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山河警事 > 第二十八章 我有不同意见
    邓局看了看表,对梁鹏命令道:“给你五分钟,你让你的人从侧面绕后,看看别墅后面的地形,适不适合强攻。”

    梁鹏指了指手下一个三十岁左右的警察,“斌子,你去。”

    斌子点头,抬腿就走。

    不到五分钟,斌子回来了,梁鹏拉着斌子和其他刑警队的同志围了一圈,开始商量强攻的对策和方案。

    刘正坤带着派出所的几人站在一旁,显得非常尴尬,邓局扫了一眼没说话。

    九十年代的警察,队伍建设处于刚刚起步的初级阶段,无论是技能还是装备都比较落后,像港台警匪电视剧上的飞虎队霸王花之类,这个时候内地还没有这种负责特种作战的警察,遇到大的案子,一般都是武警支援。

    武警有狙击手,而且经过相对专业的训练,懂得营救人质的方法。

    绑匪将时间定在了一个时之内,距离古河镇最近的武警中队立即赶来都来不及,只能靠着刑警队的队员拿着手枪往里冲,这个风险就大了,要说不怕流血不怕牺牲的精神,梁鹏对手下这些骨干精英很有信心,就像刚刚一个刑警队员说的,就算绑匪手里有迫击炮,梁鹏也敢拍着胸口保证,手底下这些人没有一个会后退,即便受伤了也会勇敢往前冲,最后完成任务。

    可绑匪手中握着三条人命,两个孩子一个妇女,一旦绑匪精神失控,一刀扎下,这事就大了,没办法跟邓局交代,更没办法跟家属孙下放以及清河村村民交代,警告记过事,扒了警服进牢房都有可能。

    时间紧迫,梁鹏也顾不上考虑个人得失,经过众刑警商量后,决定了一个强攻方案。

    孙百万看着屋内的气氛,知道这是要强攻了,哆嗦着走到邓局跟前,“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邓局长,千万不能强攻,送钱的人马上就到,我先把四十万拿给他,让他放了我的孩子,玉霞先押他手里都行,只要能容我点时间,我让公司财务去银行预约了,明天上午就把余下的钱凑齐!”

    邓局扶起了孙百万,劝道:“孙总,我只是让他们做个方案出来,有备无患,不到最后时刻,不会强攻,无论如何,我都尽力确保你家人的安全。”

    “谢谢你,谢谢你!邓局长,我……”

    邓局扫了一眼刘正坤,刘正坤会意,拉着孙百万的胳膊劝到一边,“孙总,别着急,来,我给你说说,一会拿钱过去,你应该怎么做……”

    梁鹏一指孙百万道:“孙总,来,你给我说说你家里的房间布局,哪里有窗户……”

    不到十分钟,梁鹏订好了方案,对邓局汇报道:“绑匪手中有凶器,正面强攻风险太大,我们商量了一下,觉得最好的办法是从侧面以及后门潜入,三个绑匪所在的房间是个卧室,从客厅有门可以进入,从别墅后门可以进卫生间,从卫生间可以进客厅,强攻之前先派人带着孙百万跟绑匪佯装谈判,我们分两组,一组从别墅两侧靠近,从卧室窗户进屋,控制住窗户附近的匪徒,一组从后门进入,从卫生间到客厅,再到卧室的门,两组位置到达后先隐蔽,然后根据约定的时间,同一时间发起动作,让绑匪来不及反应,再确保人质安全的前提下,尽量捉活的。”

    “如果现场人员发现人质有生命危险,可以开枪击毙!”邓局决定道。

    “是。”梁鹏应了一声。

    “说实话,你有多大把握?”

    “邓局,这种事我要说百分百把握,那是吹牛,行动过程中,有可能发生的意外谁也无法预料,但是我对我手下的队员有信心,他们都是优秀的刑警,所以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可以完成任务。”

    邓局嘱咐道:“我对你还有个要求,虽说绑匪干的事儿严重违法,但是目前的程度罪不至死,再能保证人质安全的情况下,能不开枪,还是尽量不开枪,如果枪响了,打中了歹徒还好说,如果失误打中了人质,这个责任我也担不起,但是如果发现绑匪威胁到人质的安全,一定要果断击毙,手千万别发抖,不要误伤了人质!”

    梁鹏正色道:“邓局,我懂了!行动什么时候开始?”

    邓局看了看表,决定道:“你先让你的人准备准备,一会儿孙总的钱到位,再跟绑匪谈一轮,真是谈不下来,你再带你的人上。关键时刻,你做好下面人的工作,可千万不能掉链子!”

    “我明白!邓局。”梁鹏重重点头。

    “孙总,送钱的到了吗?”邓局问了句。

    孙百万指着牛棚后面的路,“来了!”

    一位中年男子将面包车停在路口,拎着一个看起来沉甸甸的皮包,跑着来到孙百万跟前,“孙总都带来了!”

    孙百万接过皮包,对中年男子嘱咐了几句,男子不住点头,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邓局开口问道:“孙总,钱拿来了?”

    “嗯,四十多万全在里面呢。”孙百万打开袋子看了一眼。

    “你拿着钱,去跟绑匪谈,一定要稳定住情绪,尽量劝他们把人质放了。不能派人跟你一起,因为这个时候去的人越多,绑匪压力越大,越容易情绪失控,你明白吗?”

    孙百万满脑袋都是汗,整理了一下皱巴巴的衣服,咬牙答道:“好!”

    邓局看了看表,距离一个时还剩下二十五分钟,牛棚对面别墅的卧室窗户内一直有人探头看着。

    孙百万拎着黑皮包,慢慢走了过去,在别墅门前站定。

    “别动,钱带来了没?”窗口里的人问道。

    孙百万提了提皮包,意思是带来了,开口求道:“王大嘴,钱给你,放了我家人,行吗?”

    王大嘴胳膊夹着孩子,转头吩咐道:“站着别动,二宝,你去把客厅门打开。”说完冲着孙百万开口道:“人不要动,把钱扔屋里!”

    孙百万依言照办,将手中的皮包猛的扔向客厅大门。

    二宝开门,左右看了看,一把抓起皮包进了屋,又关上了门。

    几分钟后,王大嘴在窗户里吼道:“才四十多万,孙老板你这是拿我的话当放屁啊!你光欠我们的钱就不止这个数,将近八十个工人,再加上我垫付的工具和油钱,都将近七十万了,别说你只给了四十万,就是给七十万也不行,你老婆孩子都在我手里,我现在要利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想原价付工钱吗?说你是铁公鸡一毛不拔,我还不信,这回彻底信了!我说了二百万就得二百万,你少一分都不好使!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舍得出钱!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大宝,给我捅,朝他老婆腿上捅!”

    孙百万急的赶忙开口:“别,王大嘴,千万别!你听我解释,我不是舍不得这个钱,而是我一时半会拿不到这么多现金,银行里的大额取款都需要预约,你多给我半天时间,要不这样,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把公司账户的存折给你,总资金有将近三百万了,你拿着存折,想啥时候取都行,你把我家人放了,行吗?”

    “你别想唬我!我拿你存折有啥用?我敢去取钱吗?警察不抓我吗?!孙老板,你往前站站!”说着,王大嘴搂着孩子,往旁边让了让,留出了空间,使孙百万的视线能够看到房内一角。

    “大宝!给我捅!”王大嘴开口道。

    只见屋内,大宝将瘫坐在地上的玉霞拽了起来,玉霞看起来目光涣散,不知是吓得,还是被绑匪打的。

    大宝接过二宝递过去的尖刀,对着玉霞腿上就是一下,顿时血流如注。

    玉霞尖叫一声,疼的大声哭着,求救道:“下放,救救我!救救我啊!”

    孙百万急的“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头对着地哐哐磕着,哭着求饶:“别捅了别捅了!大哥,我给你磕头了!你别伤害我老婆啊……我真不是不给你钱,我真是一时凑不到啊……”

    “别给我装相!这一刀只是给你提个醒,今天拿不到二百万,我肯定要一个一个宰,你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记住,就二十分钟,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见不到钱我就杀人!你后面有警察给你支着,我早有防备,我不会跟你在这儿耗时间,因为越拖下去我越被动,警察都精的跟猴儿似的,这个时候说不定都制定好了几个方案对付我们!”

    孙百万颤颤悠悠站了起来,继续开口哀求:“我去借!家里卧室床底下的箱子里还有十几万的现金和金银首饰,你都拿着,多给我点时间打电话,我求我所有认识的亲戚朋友,给你凑!你别再捅了……求求你。”

    “拿钱,给你送来,从镇上送这儿,二十分钟足够了,你不想你孩子死,就抓紧吧!”

    孙百万听后,赶忙退了回来,拿出手机就开始不停打电话。

    “怎么样?”邓局问。

    “谈不拢!我媳妇腿上还被捅一刀,还有二十分钟,不见钱就杀人!”孙百万打电话的间隙回了一句。

    “那你抓紧凑钱。”邓局撂下一句,没继续追问,拍了拍巴掌,众人听到后都围了过来。

    邓局看着梁鹏,沉默几秒后,简洁命令道:“准备吧!”

    梁鹏点头,招呼着刑警队的人,开始给每个人分配任务。

    邓局扫了一眼刘正坤一行,皱着眉头,没说话。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开口道:“邓局长!这事我有不同意见!”

    屋内所有人都愣了,刘正坤一看不好,里忙走到跟前,拽着秦山海的衣角,瞪眼呵斥道:“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