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237章 福利彩票
    前一世颜良对彩票这玩意绝对没啥好印象,虽然他自己没怎么买过,但他家老爸是个体育彩票重度爱好者。

    颜老爸年轻时候也算是厂子里一员体育健将,乒乓球、羽毛球、足球、篮球、排球、游泳都会几下子,经常代表厂子里去区里和局里参加比赛,拿过好些个奖,诸如某某区羽毛球第三名、某某局足球第二名之类。

    可以说,颜老爸拥有一颗年轻、运动的心,直到老了还积极参加广场舞,甚至还参加了老年足球队,潇洒得很。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颜老爸认为自己是个经验老到的体育达人,所以闲暇时候总是研究竞彩足球,竞彩篮球之类的玩意,各种球队数据分析起来头头是道。

    有时候,老爷子中了彩,家里餐桌上便会多上一两样熟菜,美其名曰庆贺一下。

    但通常颜立善吃饭时候,总是看到颜老妈那张并不怎么愉快的脸。

    老爸老妈没少为买彩票这事吵过,后来达成协议,每个礼拜只允许投注两百块,不论输赢都不需再投,这才避免了家庭矛盾的扩大化。

    但不管颜良喜不喜欢彩票这玩意,它绝逼是个敛财的好手段啊

    汉朝人本就好赌,所以朝廷才法不责众,只对那些王侯、世族子弟因为搏掩造成恶劣影响的下手。

    若是一刀切地禁赌,非但禁绝不了,反而会沦为笑柄。

    所以颜良决定祭出后世高度发达的彩票业来垄断巨大的市场,通过行业代差来割韭菜。

    如今的人们玩搏掩都只是用五木、樗蒲、蹴踘、弹棋、投壶这些低级手段,形式简单而直接,哪里有后世花样百出的方式吸引人。

    颜良召来了张斐、毕轨、魏杰等人,将他凭借着后世印象里的一些竞彩设置方式记录了下来,供他们仔细研究,然后在本次比武之中加以运用。

    很快,颜良就以国相府的名义公布政令,宣布对私下搏掩的禁令。

    “三人已上搏掩,人罚金四两或搏掩之资五倍。”

    这道禁令一下,顿时群情哗然,这惩罚的力度比之群饮更甚,简直到了严苛的程度。

    但每个人都不敢不当回事,毕竟如今颜府君在国中声势如日中天,那些个嗜赌如命的家伙可犯起了愁,不知今后日子怎么办才好。

    不过,与这道禁令同时公布的另外一道政令却十分耐人寻味。

    政令的大体意思是这样的,时值寒冬,多有屋宇坍塌,百姓遭灾,更有众多孤寡贫寒之民缺衣少食,挨饿遭冻,国中鉴于此,准备投入大量钱粮赈济灾害、救济贫寒。

    因国中府库有限,故而在此次比武之中发行“福利彩票”,国中士民皆可对各项比武结果投注竞猜,猜中有奖。

    “福利彩票”发行中产生的所有盈余,均将进入专项账户,用于赈济灾害、救济贫寒和抚恤阵亡伤残士卒与其眷属,不得挪作他用。

    在政令的末尾,还捎带了一句,明日开始将逐步公布比赛赛制和投注竞猜方式。

    两条政令一比较,很多明白人便闻出了里边的味道,一面禁止私下搏掩,一面以这劳什子的“福利彩票”为名义公开搏掩,简直发前人所未发,骚得不要不要的。

    但是大多数黔首百姓却对这个新鲜的“福利彩票”大感兴趣,这段时间城北校场已经成为百姓们娱乐消遣的首选之地,借着锻炼武技的名义私下进行博戏的更不在少数。

    如今官府来发行“福利彩票”,可以对比武结果投注竞猜,岂不是比私下搏掩更为有趣。

    而且政令中明明白白写着,所有盈余都将用于赈济灾害、救济贫寒和抚恤阵亡伤残士卒与其眷属,那简直是大大的善政啊,在参与竞猜的过程中还能顺便做下善事,岂不比把钱输给那些黑心的庄家有意义得多。

    当然,政令公布之后,也有一些守旧士人大加反对,认为此举与礼不合,乃是鼓励百姓参与搏掩。

    不过另一些较开明的士人则认为,此法乃是引人向善之举,即便原本不愿捐资赈灾扶贫的,也潜移默化地行了善事。

    就在人们议论纷纷的时候,第二天县寺门口张贴出了第一项赛事的赛程和投注精彩方式。

    第一项竞猜的是君子六艺之一的射术,具体则分为三个小项,分别为弓、弩和骑射。

    这年头民间练习射术,多是射树枝、悬钱等物,军中则是射方形的厚重靶子,都不是很直观。

    颜良直接把后世圆形十环靶给拿了出来,命人制作出一款实物样品,一同放在布告栏旁边供百姓们观瞻。

    在赛制方面,颜良根据常山国内每个县报名参赛的人数,以百人为一组,进行分组预赛。

    如果一个县中报名某项射术的人数超过百人,则分为多组,若不足百人,则与其他县合并为一组,比如步弓第一组真定,骑射第二组元氏,步弩第五组真定、九门等等。

    预赛中,每一组百人都会射五次,所有总环数达到三十五环,平均每一箭可中七环,都可以晋级下一轮复赛,若满足条件者不足十人,则取本组成绩前十人晋级。

    复赛以三十人为一组,也是射五次,总环数达到四十环,平均每一箭可中八环的,可以晋级半决赛,若满足条件者不足十人,则取本组成绩前十人晋级。

    半决赛根据总人数再行分组,射十次,总环数达到八十五,平均每一箭可中八点五环的,可以晋级决赛,若满足条件者不足十人,则取本组成绩前十人晋级。

    决赛所有晋级者同时参加,射十五次,最高环数者得冠军,次者亚军,再次者季军。

    根据分项不同,步弓射五十步靶,步弩射七十步靶,骑射则不限弓弩,但必须在驾驭马匹移动中射击三十步靶。

    每一个参赛选手可报名一个或数个分项,彼此成绩不混用。

    根据总报名人数,预赛在一至三天之内进行完毕,所有分项的复赛、半决赛、决赛间隔一天。

    以上是赛程赛制,而投注竞猜规则则根据赛程的进行有所变化。

    在预赛时,可以竞猜每一个组别满足晋级所需环数的人数,在十人及以下,十一至二十人,二十一至三十人,三十人以上等等。

    在复赛以后,除了竞猜满足晋级所需环数的人数外,还可以竞猜每一组进入前十名的参赛选手名单,根据猜中的人数多少得到额度不等的奖金。

    并且从复赛开始,便可以下注总决赛的冠亚季军人选,及是否能进入总决赛成绩前十名,每一场比赛里射中红心得十环的总数等各种花样。

    在下注金额方面,每一注十钱,单项单次下注不得超过一百注,既单项单次下注最高千钱。

    所有人均凭本人验传实名制下注,一手交付现钱一手得到常山相府所盖专章的下注凭证,童叟无欺概不赊欠。

    所有比赛项目,开赛前一个时辰为最后下注截止时间,下注之后,概不退款。

    预赛、复赛的获奖者名单奖金将在一日后公布,再一日后结算发放,半决赛之后的获奖者将在二日后公布,再一日后结算发放。

    待到本次比赛所有赛程结束之后,将会审核收支和盈余情况,并公开公布,供大众查看监督。

    本次“福利彩票”的最终解释权归常山相府新设的福彩掾所有,受常山相府直接监督。

    这一套复杂的赛程及投注竞猜方式一经公布张贴,便把所有观看者全部搞得头晕眼花,这特么也太复杂了,对于从没接触过彩票的汉代民众简直相当于看天书。

    不过不要紧,颜良对此早有预料,无论是县寺门口,还是校场外,凡是张贴着布告的地方,都有一个口齿便给思路敏捷的工作人员,站在半高的小台上,手持着一个个竹皮做成的小喇叭,为群众们耐心地作着解释工作。

    这些工作人员当时都是颜良吩咐魏杰在军中和真定县里找来的书佐和军吏,经过加急训练后快速上岗,以应对如今的场面。

    这些竹皮喇叭还是前些时候颜良让人专门做出来,用来日常训练和行军作战时扩大声音传递范围的道具,没曾想这一回正好派上大用场。

    老百姓们哪里见过如此新鲜的娱乐方式和宣传方式,把每个布告栏都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简直当作了娱乐消遣的好所在,很多人更是拿出笔墨竹简不停记述着重点、要点,准备好好研究大干一番。

    而那些有身份有地位有钱的人家,哪里愿意和黔首百姓们挤在一起,多是遣了家中的管事、仆役前去看听,再回来向骂他呢转述。

    但这个赛程与规则实在太过复杂,管事、仆役都未必能搞得明白,更遑论转述清楚。

    作为主要投注消费人群的大族富户们,当然需要特别照顾,颜良早就为他们考虑周详,预先让书佐们抄写了很多份赛程和投注竞猜规则,只要你有钱就能买回家仔细研究,甚至可以花钱请工作人员单对单答疑解惑。

    根据誊抄材质的不同,竹简材质的每一份两百钱,纸质的每一份五百钱。

    另外,买纸质的抄件还可以免费获赠进入县寺内听取工作人员开小灶解说的机会,简直是中的待遇。

    这事儿传开之后,附近县乡的世家大族中人纷纷拥来真定县寺,就为了买一份赛制赛程与投注规则的抄件回去。

    一天之内,竹简抄件卖掉了十多份,纸质抄件却卖掉了三十多份,光卖规则抄件就收回了近两万钱,让被署为福彩掾的魏杰越发斗志盎然。

    而纸质抄件比竹简抄件畅销的情况,也让魏杰对颜良佩服不已。

    前几天在让书佐誊抄抄件的时候,魏杰以为竹简卖的便宜,纸质卖的贵,肯定是竹简卖得多,便要多抄一些竹简的。

    但颜良却让少抄竹简的,多抄纸质的,并在买纸质抄件的时候加上一条附赠进入县寺私室解说的机会。

    不得不说,这一小小改动完全抓住了世家大族富户们的心理活动。

    能出的起两百钱买抄件的多半也不在乎再多花三百钱,但进入县寺听私下解说却是难得的待遇,指不定在私下解说的时候还能获得些旁人所不知道的内幕秘闻。

    而且,世家大族之间都普遍存在攀比心理,与自己差不多家世地位的人买了纸质的,你怎好意思买个竹简的,岂不是凭白矮人一头。

    而那些有钱的商贾则更不用想,他们平日里要正儿八经进县寺都没机会,更遑论与县中众多世族人士一起听那私室讲解,无形中抬高了自己的地位。

    就在城中士民们为这个新出的“福利彩票”而津津乐道时,城外校场附近正有许多临时招募的工匠和兵卒在加班加点大兴土木。

    颜良大笔一挥,强行“租用”了校场附近的大片土地。

    除了一部分扩充为校场和营房之外,更在校场的北面打下了无数木桩,搭建起了阶梯型的看台。

    在颜良的长期计划之中,要以校场为中心,四面都搭建出看台,形成类似后世体育场的形制。

    虽然时间仓促,建材也准备不足,不可能一次性搭建出来,但就搭建北面一面还是毫无问题。

    这一面阶梯型的看台便是座,除了应邀观礼的官员外,多余的座位全部出售,最中间视野最佳的位置卖的最贵,目标客户无疑还是那些世家大族和富户们。

    对于蓐有钱人羊毛之事,颜良那是做的心安理得,乐此不疲。

    除了北边看台,还在校场的东边和西边各建了一排屋宇,其中有一些作为参赛人员的休息室,另有一些则作为现场投注的投注站。

    而南边那一大片区域,颜良也命人搭建了两排坡棚,这两排坡棚会专门供前来贩售货物与吃食的商贩所用。

    当然,在此处卖货必须交纳摊位租金和相应的税金,而相应的管理这片市场的市佐会发给摊位内商人专用的经营许可证,持证的商贩才能在摊位里和校场附近向人兜售货物。

    至于无证经营,蓐常山相府羊毛的事情,那是决不允许的。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軟體,安卓手機需oge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