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148章 战后处置
    颜良突然放言要放过眼前的年轻人,自然不是他突发慈悲心生怜悯,而是他从跪伏在地上的曹军士卒口中听到了不寻常的称呼。

    兖州兵们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所惊,看到是夏侯衡后纷纷喊出“夏侯君子”、“少将军”等称呼,颜良立刻便联想到这可能是一条大鱼。

    待得夏侯衡今尽被俘,被扎成个粽子一般推到颜良面前时,颜良才有空仔细打量这个险些让自己丧命的刺客。

    这刺客尚且年轻,至多也就是二旬年纪,衣甲精良,但已经有些破烂,浑身上下脏的不行,连脸面上都是黑一道白一道,眼睛看上去有些浮肿,好似不久之前哭过一场。

    颜良方才听了有人称此子为夏侯君子,那多半就是夏侯家的子侄了,只不知是夏侯渊的儿子还是侄子,看这小子身手不凡,难道会是夏侯霸?若真是夏侯霸,那自己可真是捡到宝了。

    想到这里,颜良就回忆起了以前玩三国游戏时,俘虏到敌方武将,出现的登庸、斩首、释放选项,如果现在有这三个选项放在面前,毫无疑问是要选择登庸了,这越想心里就越是热切,便满含期待地问道“说吧!你是谁?”

    面对颜良的质询,亡命少年夏侯衡只是别过脸去恍若未闻。

    一旁的近卫见这小子如此不识相,便要上前再用拳脚教训他一顿,却被颜良挥挥手制止住了,又道“看来还是个嘴硬的,你家大人没有教导你要认清形势,莫要冲动么?”

    “两军交兵,若是都能靠刺杀建功,那还要那些将士们作甚?”

    “你方才即便是一击成功,自己也是百死无生之局,更何况还没成功,那岂不是白白死了?”

    “夏侯妙才若是得知你如此轻贱自己,岂不是要在封丘城中气得吐血?”

    夏侯衡被颜良劈头盖脸一顿数落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这些话句句在理,让他不得不低下了头,直到听到最后一句时才猛地抬头问道“你说我父亲已经回到封丘了?”

    颜良见这小子被自己诓出来了,便得意地道“我倒是想留你父亲一晤,可惜夏侯太守走得太急,缘悭一面,甚憾!甚憾!”

    “你是夏侯妙才第几子?可是夏侯霸?”

    夏侯衡十分诧异颜良居然听说过自己那尚在家中的二弟名字,下意识地答道“仲权是我弟,我是夏侯衡。”

    “夏侯衡?”

    颜良嘴里嘀咕了下,他在印象里并不记得有这么个人,看来是夏侯渊儿子里并不出名的那个,不过看他武艺还算不错,或许是没什么机会让他表现?从夏侯霸字仲权来看,这个夏侯衡应该是夏侯渊长子了,奇货可居,奇货可居啊!

    虽说不是预想中的夏侯霸,但颜良对于能活捉夏侯渊儿子还是感到十分高兴,但他此刻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置,暂时没空去理夏侯衡,便对短兵道“将他看押起来,莫要粗鲁对待。”

    颜良在率兵击溃文稷的殿后部队后,放开了步子去追前方夏侯渊的大部队。

    讨逆营多骑兵,四条腿跑起来比两条腿快,不消多时便缀上了夏侯渊南撤的队伍,但因着缺乏步卒的配合,只能在两侧袭扰给曹军后撤造成写阻碍。

    若是没有别他的布置,颜良或许也就硬顶着骑兵伤损,尝试强突步阵以扩大胜果,但他给夏侯渊准备的套餐还有一道菜没上全,便也不急着硬冲,而是采取减少自身伤亡的方法。

    当夏侯渊紧赶慢赶,来到济水码头边时,发现码头边一片狼藉,他布置在北岸的守卒已经尽数被驱散,码头边还停着几艘正在冒黑烟的破船。

    这当然是仇升的手笔,当仇升领着五百骑与先前的数十骑会合后,其力量远超济水码头的曹军守卒,便挥兵猛攻把曹军尽数驱赶走,阻止了曹军重新搭造浮桥的意图。

    曹军好不容易重新收集的船只又被焚毁了不少,但还是有一部分船只被南岸的郡兵抢救回去。

    当仇升看到夏侯渊来到码头后,心知靠五百骑兵死守码头是蠢人所为,便再度弃了码头配合颜良、隗冉的骑兵对夏侯渊进行袭扰。

    而兖州兵见着码头上的情形后,原本略微提振的士气顿时跌到了冰点。

    济水宽阔,既无浮桥,又无舟船,要安然返回封丘那是难上加难。

    当夏侯渊正欲要背水一战与河北军放手一搏时,南岸的郡兵见着自家太守的旗号,便将剩余的舟船摇了过来接应。

    夏侯渊带着北上的六千人马里,死在强攻垣墙时的人手才不过数百,而在南撤的途中先被讨逆营的弩兵队、大戟队和长矛队先后消耗,杀伤了数百人,又有千余人随文稷断后,被全数击溃,此刻身边仅有三千余人。

    即便是人数比去时少了一半,夏侯渊也心知舟船微少,相对他身边士卒无异于杯水车薪。

    但将士们见有逃生的希望,便不再有必死之心,定然会在河北军的压迫下死伤惨重。

    为了让更多的人可以登船撤退,夏侯渊倒也强项,亲自持刃守在码头前护卫身后士卒登船南渡。

    不过码头上地势狭小,在讨逆营步卒来到后三面夹攻之下,士气衰败的兖州兵终究力有不逮,立足之地越来越局促。

    这时夏侯渊已经做好了死战到底的准备,但他属下司马、军候立劝他先撤,不然他们都不愿撤退,夏侯渊无法,这才被属下给强架着登船而去。

    最后这三千人里,能够登船逃走的只不到千数,还有数百人跳了济水生死不知,其余一千多人在“降者免死”的口号下俱都放下武器不再抵抗。

    颜良在码头两侧巡视了一遍,一一鼓励了沿途本方士卒,然后在这一侧的码头边留下两百骑监视,便急着带人往平丘赶。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离这里最近的己方掌控城池就是平丘,虽说他不打算在平丘久留,但先前的撤退完全就是做戏给夏侯渊看。

    等大军押着大量俘虏来到平丘城下时,平丘城门已然敞开,城中还余下的那几个大族头面人物瑟瑟发抖地在城门口候着。

    他们原以为河北军撤走后会是兖州兵过来接管,但没想到城外传来的消息是河北军大败兖州兵,杀得夏侯太守狼狈而逃。

    平丘原本有县丞、县尉各一,县丞陈正彻底投靠了河北军,县尉徐闻则在颜良暗中授意下向夏侯渊传递真假难辨的消息。

    为了不使徐闻为难,颜良让他在河北军撤走之后便自行离去,免得再相遇时尴尬,所以现在平丘城中已然失了官吏控制,只有几个大族协商着管理。

    颜良大摇大摆入城之后,享用着大族们奉献的饭食,更对他们说了一番话。

    这话里有两重意思,一是告诉他们夏侯渊带人前去追他,被他反杀了两千,俘虏三千,只余下数百残兵败卒逃回封丘;二是告诉他们先前被自己押送迁徙的各族子弟有一小半逃走了,让他们赶紧把人给自己押回来,若是让自己知道有人包庇隐匿,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

    颜良此刻说话比任何时候都有威慑力,原因自然是河北军刀qiang衣甲上都还带着血迹,以及那密密麻麻神情衰败的俘虏。

    城中大族丝毫不敢忤逆他的意思,把那些好不容易逃回家中的北迁人员老老实实捆起来交了出来。

    对这些戴罪之人,颜良自然是毫无怜悯之心,把他们直接押了下去充作运输苦力。

    地方上的事情好处理,但军中的事情却麻烦得多,颜良把手下军将召集起来开了个小会,顺便听取一下左司马张斐统计出的初步战报。

    此战讨逆营共战死三百六十人,重伤七十人,轻伤六七百人,其中伤亡最重的自然是长矛手和戟士。

    战果方面,斩首一千一百,俘虏两千八百,其中近半都带点轻伤。

    汇报完了战报后,张斐问道“敢问将军,这些曹军俘虏,欲要如何处置?”

    颜良被张斐这么一问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他仍在心疼战死重伤的那四百多人,虽说此战可以称得上战果斐然,但他一共才带出来六千多人,每损失一人都是极大的损失,若是这样的硬仗再打上几回,那就蚀了老本。

    见颜良久久不发话,昌琦不耐烦道“还待如何处置,留着也是白费粮食,不如统统坑了。”

    听见这话,张斐就不乐意了,板起脸道“昌军候好大的杀气,我等乃是义师,当诛首恶,拿这些已然投降的战俘下手,恐失大义之名。”

    昌琦虽然畏惧颜良,但对于其他人是不怎么怕的,强辩道“既然杀不得,难不成还放了他们回去?”

    颜贮出来打圆场道“杀俘不祥,纵放亦不可取,不若效仿前例,将彼辈编选入伍。”

    昌琦又道“这忒多人,要编选到何时去?再说了兖州兵可没那么好编选的。”

    仇升是军议中唯一的兖州人,他出于照顾州里之人的缘故出来说道“兖州兵中有不少是前些年经受战乱无家可归者,也有不少是各地军屯中征发而来,这些人倒也不难化为己用。”

    众人你来我往说了半天,颜良也已经回过神来,挥了挥手止住了话头,给俘虏之事定性道“我河北军乃仁义之师,南下只为除灭朝中逆贼,彼辈与我为敌也多是受曹孟德及其党羽蛊惑挟持,如今已然弃械投降,杀俘之事便休要再提。”

    对于处置俘虏之事,其实除了昌琦这个没头脑主张杀了外,其他如隗冉、陈正等人都是无可无不可,但张斐、颜贮,包括王脩、毕齐等人都是不希望杀俘,听了颜良此话都略略放心。

    其中张斐虽然不希望杀俘,但对于俘虏的处置上也很是头痛,因为他还兼管着军中粮秣供需之事,多了近三千俘虏就是三千张嘴巴,总不能nuedai他们一天只给一顿饭吃。

    所以张斐急着问道“那将军欲待如何处置?”

    颜良对此自然是有打算的,这些战俘可是宝贝,绝对不能一股脑儿杀了,但其中也要区别对待。

    其中的中阶军将需要区别对待,倒不是要优待他们,而是这些人若是与普通士卒在一起会严重阻碍他控制降卒,必须隔离开来。

    而普通士卒也要分两种,一种是如同仇升所说无根无底的,完全可以兼并起来,反正这些人都当惯了兵,只要加以整训不难融合。

    另一种则是在兖州有家有业的,这些人肯定思念家人,即便强留在军中,其心思也不定,倒不如大度一番放他们回家,顺便还能通过他们把河北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取的威风,以及降者不杀的态度传扬出去,为河北军博得一些好名声。

    略作思忖之后,颜良道“休武,你且把所有俘虏中百将以上之人录个名册,把这些人与寻常士卒分开关押。至于寻常士卒一一问明籍贯与家中情况,在兖州有家室的别录一册,孤家寡人无牵无挂的别录一册。待名册录完后,再议定如何处置。”

    张斐闻言后若有所思,答道“属下明白。”

    颜良又道“仇升,你是兖州本地人,多安排几个手下帮着左司马鉴别俘虏。”

    仇升答道“末将遵命!”

    安排完俘虏分类的事情,颜良又问道“我军粮草状况如何?”

    张斐答道“目前粮食充裕,足可供全营半年之用。”

    “甚好,既然粮草充足,那就对俘虏们好一些,以我营士卒口粮之六成供应。”

    讨逆营的饭食供应本就要比寻常部伍要多,故而六成也已经不少,张斐赞道“将军仁厚。”

    被张斐这么一夸,颜良也觉得自己挺仁厚的,但他想着这黄米饭也不能让降卒们白吃了,便对颜贮说道“立行,你带些人去,教降卒们念讨贼檄文,每顿饭前都得念一遍,不配合的没有饭吃。”

    颜贮见自己被分派到这个任务那是心中叫苦,陈琳的那段檄文又臭又长,教那些大字不识的丘八念檄文可是要了老命了,但从兄郑重吩咐,他只得答道“属下明白。”

    “进武,游骑探哨不可疏忽,若有余力可以遣人渡河去查探一番。”

    隗冉答道“末将遵命。”

    “陈正,城中秩序交由你全权负责,给我看好那些大族,莫要使其生乱。”

    陈行之连忙抱拳答道“属下明白。”

    颜良将各项任务全部分派下去,正准备散会时,昌琦这厮见其他人都有任务,就自己闲着,便不甘寂寞道“将军,可有什么差遣安排我做?”

    颜良见着这厮就来气,若不是他一味莽干,戟士的伤损至少可以少两三成,但见他一副五大三粗的模样,想起正有一事可以安排,便道“待左司马把曹军军吏单独拉出来后,你去挨个审一审,看看能否榨出点情报来。切记,恐吓为主,莫要轻易动粗。”

    昌琦一听有这么好玩的任务安排,立刻眉开眼笑道“末将晓得,一定为将军审出情报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