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112章 且行且珍惜
    “将军,这率领偏师出战虽好,可我等手下士卒本就不多,再分给苏文从两曲,哪还够用啊?”

    这年头没什么保密概念,而且军议的内容也不是什么紧要事情,所以颜良还没回到营里,这消息就已经长了翅膀传扬得到处都是。

    不过也难怪,像颜良这等不嫌兵少,反而主动要求减兵的举动着实让人称奇,一旦提出来,就连最看不得颜良好的郭图也愣了神。

    颜良刚刚踏进自己的帐中,一根筋的“讨死军候”昌琦就抱怨了起来。

    颜良并没有理睬手下的埋怨,一屁股箕坐在了榻上,端起面前的水壶就往嘴里灌,刚才在城里的那一番应对实在是太紧张刺激了,他迫切需要喝几口建安五年的凉白开压压惊。

    在军议之前,他对于自己能够争取到率领偏师巡弋兖州的任务并不意外,毕竟有逢纪和沮授二人荐举,又安排了张郃当隐形僚机,实在不行还有文丑、苏游会帮着说话。

    不过颜良对如何尽释袁大将军之疑,得到袁绍的充分信任还没有把握,毕竟袁绍是出了名的多疑。

    从自己这一段时间内受到的冷遇来看,虽然是郭图的刻意为之,但其中也难免有袁绍默许纵容的原因在内。

    颜良并不太在意郭图,毕竟这厮只是袁绍座下的一条守户犬,没有主人的命令也兴不起什么风浪。

    他唯一顾虑的就是不能让袁绍在心里留下对他的猜忌之心,不然的话即便颜良顺利率军出去,到时候袁绍一道军令再把自己调回去,自己难不成再来一出抗命不遵?

    当郭图天真地拿自己手下的士卒数量说事的时候,颜良脑袋里灵光一现,便生出了将计就计的做法,先是把自己军中的情形矫饰一下卖一卖惨,好博得袁大将军的同情,顺便光明正大地告郭图一状出口恶气。

    最关键的是自己就坡下驴以退为进,郭图不是嫌自己人多么?我就主动提出减掉点人,一来可以堵住郭图的嘴,二来可以彻底排除掉自家拥兵自重的嫌疑。

    老子这都如此公忠体国,自请减员了,你袁大将军若还怀疑我,也不嫌臊得慌?

    从事情的发展来看,自己的这番表演收效甚佳,有了袁大将军的亲口承诺,自己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大胆去做,而不怕背后再有人拼命扯后腿。

    当然,如郭图这般小人肯定会没事找事给自己填些堵,但只要袁绍不疑忌自己,再有沮授、逢纪等人可以代为缓颊,料他短时间内也奈何不了自家。

    而且,自己故作低调的表演也获得了额外的好处,那便是袁绍答应一切军资优先供应,尤其是可以多调拨一些骡马,让他的奇兵突袭真正地快起来。

    灌了几大口水后,颜良终于舒缓了自己的神经,面对帐中张斐等人道“大将军已经准允我部巡弋兖州,本次出兵并不是去攻坚城拔硬寨,而是袭扰曹军侧后,保障我军运道。故而要精简兵员,疲弱之卒一概不得随行,故而要再度整编部伍,正好匀出两曲人马给苏文从,也好补足他的缺员,尔等可明白了么?”

    “明白了。”

    “休武,整编部伍之事由你负责。苏文从与我相交莫逆,从我这里拨去他那边也都是为大将军效力,文从定会善待彼等,务必要和将士们说清楚,莫要让将士们有所疑虑。”

    司马张斐应道“诺!”

    “立行,你吩咐工匠营抓紧造些车具,待到拨付的骡马来后,可以立刻派上用场。”

    颜贮答道“诺!”

    “进武,兖州乃是曹孟德的老窝,一路之上敌情不明,便要多辛苦你去打探了。”

    隗冉已经正式升任司马一职,如今颜良手下有二人并为司马,这年头虽然普遍以右为尊,不过军中的规矩是尚左,所以张斐为左司马,隗冉任右司马。

    运使骑兵是隗冉的特长,故而营中所有骑兵仍归隗冉统带,他答道“还请将军放心,末将这就安排游骑提前侦伺去路。”

    颜良想了一想后又说道“仇德升手下俱是兖州本地人氏,这一路上或可派上用场,你可斟酌使用。”

    “末将明白。”

    顺便提一句,济阴工师之子仇升在瓦邑山伏击战中表现良好,被升了半级,从屯长变成了军假侯。

    军假侯的意思就是军候的副贰官,仇升就此从低阶军吏成功挤进了中阶军吏的队伍,若不是没有空缺的职位,没准还就直升为了军候。

    仇升依旧干着老本行,在隗冉手下协助统带游骑探哨,正可好好发挥他的长处。

    见事情已经全部吩咐妥当,颜良说道“那就各自下去准备吧,军情紧急,三日之后立刻拔营。”

    “诺!”

    众人轰然应诺后,唯有昌琦发现自己没被安排任务,他挠挠头问道“将军,那我要作甚?”

    颜良白了他一眼道“你回营管好你自己,大军开拔在即,全军禁酒禁赌,你可莫要再和手下将士饮酒博戏,不然我把你赶到苏文从那边儿去。”

    “可不能啊将军!我那不是闲得慌嘛!这就禁酒,谁喝酒我跟谁急!”

    “哈哈哈哈!”

    昌琦被颜良这么一吓唬,立刻认怂卖乖,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咦!是谁要来我营中?是昌军候吗?那我可得好好设宴欢迎呐!”

    说苏游,苏游就到。

    他这几个月来见天儿往颜良营中跑,颜良营里的人早就不把他当外人,故而也不需通报就让他大摇大摆地来到了颜良的帐中,恰巧听到了颜良的后半句话。

    昌琦发急道“苏校尉可是听错了,万万没有的事!”

    颜良怕这浑人继续胡搅蛮缠,便吩咐手下诸将全部退下,看着匆匆前来的苏游,调侃道“文从这可是讨兵来了?”

    苏游连忙朝颜良来了个及地长揖,说道“将军如此安排,游感激不尽,怎敢来讨要,乃是专程致谢来了。”

    “呵呵,文从这就见外了,我此行务求行军迅捷,势必不能把全营一同带走,与其便宜了郭图,还不如补了你营中的缺额。不过我可事先说明,这匀给你的两曲人马可是经我沙汰过的,你可不要嫌弃。”

    “这哪能呢!即便是立善兄沙汰下来的士卒,也比调拨来的新卒合用得多,何况立善营中的士卒天天好鱼好肉地吃喝,个个膘肥体壮,拉出去一个顶俩。”

    苏游这倒是说得实话,虽然颜良沙汰下来的这些士卒在几个月前也多半是新兵,但经过了白马一役的洗礼,已经成为了老卒,况且颜良营中的训练到位,伙食优厚,兵员素质普遍不错,这回不过是优中选优罢了。

    但苏游从颜良处接收了这两曲人马也有不利的地方,那便是郭图这个小心眼说不定会因此把他也给记恨上,颜良想到此处后说道“文从留在大将军身边可要处处小心,多与伯屈、儁乂交通,若是郭公则刻意为难,切莫轻易顶撞,若事有不偕可寻元图先生代为缓颊一二。”

    苏游再度朝颜良一揖道“游明白了,多谢立善兄关照。”

    颜良看着眼前真心道谢的苏游,又想到文丑、张郃、沮授、逢纪等人,如今自己虽然是成功摆脱了袁绍这艘大破船,但这些与自己相熟的人还身处危局而不自知。

    若是历史的轨迹并无变化,张郃倒是能够成功投靠曹孟德成为五子良将之一,但沮授就没那么好命,会因拒绝投降而死。

    不过,变化还是显而易见的,至少自己与文丑就好好活了下来,只不知这些人今后的命运又会有何等的际遇。

    对此,颜良亦一无所知,他只能期冀于事情朝好的方向发展,与自己相善的人都安稳活下来,而自己若有余力再来帮他们一把。

    走一步看一步吧,且行且珍惜!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