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103章 从其所请又何妨
    走在回营的路上,颜良的心情也有些沉重,连带着迈出的步伐都有些有气无力。

    虽然沮授把官渡周边的地形分析的清晰透彻,也料到了曹操的战术意图,但也没有太好的对策。

    就连沮授都不得不称赞了曹操一番,因为曹操用的并非是阴谋,还是光明正大的阳谋。

    曹操就是想要通过边打边退,边退边打的方式将河北军引到预设的战场中去。

    虽然河北军也可以不打官渡,避开西起圃田泽,东至萑苻泽的大片区域,比如从西边走陇城、管城、新郑的路线,或是从东边走小黄、陈留、尉氏的路线。

    但曹军只要牢牢掌握住官渡这个咽喉之地,随时可以从中间的大片区域派兵北上,袭扰河北军的后方,就如同之前渡河潜袭获嘉、汲县一般。

    更何况目前官渡以北的阳武、原武还在曹军手中,若是拔下此二城,再往两侧绕行则靡费时日,若是不拔此二城,更是令己方如鲠在喉。

    眼前的原武、阳武二城就如同鸡肋一般,食之无味而弃之又可惜。

    但比眼前的战局更令颜良心焦的是,从言谈之间他感觉到多智近乎妖的国士沮授已经对匡扶袁绍开始失去信心。

    当时颜良问道“难道我军就别无他法可想,定然要钻入曹孟德设好的圈套中去么?”

    沮授思忖片刻后答道“倒也非是无法可想,只是,只是……哎!”

    “先生何所叹?”

    “为今之计,仍是缓图二字,然大将军必不听我之言矣!”

    “先生何自菲薄,大将军只是急于求成罢了。”

    “来日我自当再向大将军建言,谏与不谏在我,听与不听,吾亦无能为力矣!”

    虽然颜良嘴上说着宽慰的话,但他心里知道,袁绍多半是不会听沮授的劝谏。

    且不提袁绍如今正在兴头上,就说袁绍身边的谋士中间,最受宠信的郭图和逢纪都是主张急攻派,和沮授在此事上天然存在分歧,尤其是郭图刚刚从沮授手中夺过兵权,怎会允许沮授的动议通过呢!

    原本给沮授送完鱼之后,颜良还约了文丑、苏游一同吃烤鱼,但他现在意兴阑珊,丝毫提不起喝酒吃肉的兴致,便遣了颜枚去知会二人自己没胃口,直接回了自家营房。

    不料他刚刚回营洗了把脸坐定不久,苏游却找上了门来。

    看到苏游不依不饶找过来,颜良的脸色有些臭,说道“文从,我今日无甚胃口,就不陪你与伯屈兄了。”

    苏游却并没理会颜良的情绪,说道“立善,你听说了没?韩荀、孟岱追击曹贼又中了伏!”

    “噢?怎生回事?”

    “他二人奉命回获嘉扫清曹贼偏师,只是还没过河就听说曹贼已经退却了,他们打探到曹军从西边刚刚渡河回来,便改道前去阻击,曹军行军甚速,让他二人始终追之不及。”

    “直到追到原武西北边的杜氏津方才赶上,而当时曹军正在渡阴沟水,韩、孟二人欲要击其半渡,却不料被曹军返身猛攻,阴沟水西侧也有埋伏的曹军夹攻而至,二人折损了不少人手才得以脱身。”

    颜良听苏游一口气说完,心道这多半是中了于禁和乐进设下的圈套,他二人真个要退的话,哪里还会让韩荀等人缀着他们直追,不过是欲擒故纵罢了。

    “文从,韩荀、孟岱吃了败仗,你却着什么急呢?”

    “我听说大将军如今十分震怒,正要命人强攻原武,你看,你我是不是有机会了?”

    颜良看着苏游一脸期待的表情,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想着平时挺精明一个人,对于捞军功这事儿咋就这么执着呢。

    苏游的心态其实也能够理解,毕竟刚从别部司马升到校尉,尝过了军功升迁的甜头,正想着再立点功勋混个中郎将亦或是将军当当。

    但毕竟现在袁绍面前是郭图说话的地方,而自己二人都归郭图统辖,郭图不提出来,袁大将军也不会特意点自己的将。

    颜良宽慰苏游道“文从,割鸡焉用牛刀,眼前这些都是小阵仗,我看是用不上咱俩了,咱还是继续钓鱼吧!”

    苏游失望而归,而事实果然如颜良所料,郭图荐了张郃张儁乂攻打原武。

    张儁乂虽然在河北众将之中属于年轻后进,但统兵却十分老练且不拘一格,他虚张声势假装从杜氏津渡河,吸引了曹军来防,却分兵一半,在阴沟水东侧十余里外架设浮桥去围原武的退路。

    于是乎,原本历史上并为“五子良将”,最先归入曹操麾下的于文则和最末归入曹操麾下的张儁乂便在小小的原武城下交上了手。

    双方相持十余日后,原武城未显败象,但于禁无意于长期坚守,再度选择了战术性后撤,弃了已经半是空城的原武,继续退到更南边的阳武布防,而时间也已经将近六月。

    拿下原武之后,袁大将军照例又遍邀臣僚饮宴庆祝一番。

    在这次饮宴上,沮授当众劝谏道“北兵数众而果劲不及南,南谷虚少而货财不及北;南利在於急战,北利在於缓搏。宜徐持久,旷以日月。”

    对于这等缓图言论,还没等袁大将军发话,以郭图、逢纪为首的急攻派便齐齐站出来反对。

    他们的意思很明确,如今连下酸枣、原武,大军士气正盛,若徐徐持久,岂不是给曹操以休养之机,老调重弹,实不足取。

    沮授也不与他们徒费口舌,只是把曹操欲要引河北军去官渡决战的言论抛了出来。

    对于这等断言,郭、逢等人自是不信,但当沮授把官渡附近的地形一一道来,分析出曹操会在官渡决战的种种理由后,他们倒也无从辩驳,只是说曹操兵微将寡,若是图谋决战无意于螳臂挡车,无足虑尔。

    沮授见二人夹缠不清,便直接面朝袁绍再度劝谏,谁料袁大将军却撂了句霸气侧漏的话来。

    “若曹孟德敢于在官渡搦战,便从其所请又何妨?可与其一战定乾坤,让阿瞒输得心悦诚服。”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