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96章 叹世间奸人多当道
    “哈哈哈哈哈哈!”

    看见颜良有些气急败坏,逢纪又是一阵大笑。

    说来也奇怪,颜良被逢纪这么一笑,反倒心气平和了下来,揖手道:“还真是亏得先生提点,在下方能有所补救。”

    逢纪一边捋着胡须,一边摇头晃脑地说道:“立善的应对可是大出意料,令人耳目更新,堪称绝妙!”

    逢纪指的自然是颜良献俘、交还溃卒、献上改良鹿车的一系列操作,这么一来让颜良既让袁大将军颜面有光,又降低了他拥兵自重的嫌疑,大大地表了一番忠心。

    颜良答道:“此乃题中应有之义,只是若无先生提点,恐怕在下也不会想得如此周全。”

    “呵呵,立善过谦了,你这一手公然献俘可是让郭公则面子上不太好看呐!”

    颜良心道这厮都已经如此险恶了,我还管他面子上好不好看,答道:“郭图此人因私妨公,实实可恨,良与其势不能两立。”

    “哎~!可惜郭公则如今正得势,立善你日后统兵却要多受其掣肘了。”

    “此话怎讲?”

    “在渡河南下之前,沮公与曾劝谏大将军留屯延津,分兵官渡,然则大将军不允,沮公与固谏而不得,遂托辞染疾,大将军一气之下便罢了沮公与的都督之任。而后,郭公则入见大将军,大将军竟将沮公与所部之兵归于郭公则。”

    “噢?如此说来,河北之兵十有六七尽皆归属于郭图了?”

    “哎~!便是如此,徒呼奈何。”

    逢纪在感叹的时候,心里也是愤愤不平,要说把沮授给拱下来他也没少出力气,但之前将监军一分为三的时候,郭图和淳于琼都捞到了都督之任,反而他一无所获。

    这一回,眼瞅着沮授又被罢了都督之职,心想总该轮到自己了,但郭图这厮挟着白马之胜回来,也不知道给大将军灌了什么迷汤,竟然把原属沮授的各部又分给了郭图。

    郭图这厮好不晓事,也不怕吃太饱了撑着,而颜良等将与郭图素来不和,这回更是闹出如此大的矛盾,正是自己提前拉拢众将的绝好机会。

    颜良自然不晓得逢纪心中的那些弯弯绕,他只是感叹这世上为何总是奸人当道,看来自己与郭图的这场手腕算是掰不过了,得了,咱还是继续怂着吧!

    兴冲冲跑来逢纪之处,却得了如此不堪的消息,颜良心里意兴阑珊,也不想继续留在此处,便说道:“夜色已深,在下就不耽误先生休歇了,待来日再来请益。”

    逢纪也看出了颜良情绪有些低落,劝慰道:“立善也不用太过消沉,此番大将军南下,终须得立善这般骁勇之将方才堪当大任,暂时骥伏也未必不妥,待到关键之时,老夫定在大将军面前为立善多多美言,定能使立善如愿以偿。”

    对于逢纪的示好,颜良再度郑重拜谢,但心中却很不以为然。

    此前虽然沮授的监军一职被一分为三,但淳于琼和郭图分掌的兵马也相当有限,还是沮授监掌的部众最多。

    原先郭图手下可用之人不多,不用自己都不行,而自己仗着军中威势也可与其抗衡一二。

    但现在郭图一朝得势,把沮授监掌的部众也并入手中,手中可用的将领多了不少,完全可以忽略自己。

    可以想见,之后分给自己的活不是难啃的硬骨头就是无足轻重的鸡肋。

    颜良甚至心想这样也好,自己也好趁机打打酱油,免得打生打死如此危险。

    话已经说得差不多了,颜良告辞出来,逢纪把他送出帐门之时,仿佛想起什么一般,说道:“立善,我听闻马孟昌与你多有龃龉,只是此人与显甫公子相善,还望立善宽宏大量,莫要与其多做计较。”

    颜良心里早就没把马胖子当回事,此刻见逢纪主动提及,心知马胖子肯定为求活命多方运作,有郭图和逢纪二人一同作保,估计是不会受到太大的责罚了,自己也无意于强行做恶人,便道:“良与马孟昌并无私怨,纯然为公尔。”

    逢纪见颜良不欲多谈此事,便点了点头,目送颜良出了营门。

    待到逢纪返回帐中坐定,一手轻抚着案上的锦盒,另一手在案上轻轻敲击,沉思半晌后展颜笑道:“颜立善外粗而内细,郭公则此番交恶于他,日后定然无法善了,我自当间隙其中,或可得渔翁之利,妙哉!妙哉乎!”

    这边厢逢纪仍旧为了内部的争权夺利而沾沾自喜,走在黑夜中的颜良却感觉前途一片黯淡。

    刚刚从白马城下逃得一条小命,还没庆幸上几天,一转头却陷入了这深不可测的泥潭里。

    本以为自己和文丑都得以脱身,有自己二人冲杀在前,曹操亦不足为患,但目前文丑有伤在身,自己又和郭图彻底翻了脸,显然难获重用,那和历史上原来的进程又有何两样。

    照这样发展下去,自己岂不是要眼睁睁看着官渡的悲剧重演?

    这操蛋的现实,还真是令人绝望啊!

    其后的几天里,袁绍犹豫不决的毛病又犯了,他虽然对于沮授反复劝谏自己不要亲自南下十分不满,甚至都罢了沮授的都督之任。

    但从心里又对沮授的建议保留了几分认可,所以在大部队渡过了黄河后,原地驻扎,准备先选一部人马南下扫清道路。

    奉了袁绍的命令来编选人马的正是郭图,他如今几乎取代了昔日沮授的地位,在军中党同伐异,愿意向他示好的纷纷被分派了重要的任务,而像颜良、苏游这等与其不睦的尽皆被排除在外,留在了后方吃闲饭。

    为此,苏游也不止一次来找颜良诉苦。

    虽然苏游因白马的战功被提拔为了校尉,但郭图有意忽视他,也不给他补足兵员编制,他手下如今还只有三千多人。

    若不是颜良在得到袁绍首肯后,将收拢的一曲人马分给了苏游一半补充伤亡的人手,怕是他连三千人的编制都凑不齐全。

    苏游此人与颜良配合作战也不止是一次两次,为人谨小慎微不好大喜功,战阵上的能力也中规中矩,这一次白马的事情上更因为和自己站在一条阵线上被自己拖累。

    颜良决定在关键的时候拉苏游一把,便温言安慰了一番,让其时刻保持训练,声称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如今还不到他俩出场的时候。

    苏游见实在无法可想,便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陪着颜良驻守在延津大营打酱油吃闲饭,小日子过得既悠闲又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