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59章 将为兵之胆
    由于颜亮所部骑兵更为频繁的骚扰,以及河北军步卒悄无声息地逼近,让曹操心中暗生警惕,从而环视起了周遭的地形。

    从白马返回燕县的路,曹操在昨天刚刚走过一回,所以并不陌生,虽然他并不像先锋军的游骑那般把这八十里路上的坑坑洼洼全部摸得一清二楚,但路上大致有些什么还是隐约记得。

    他们现在已经走完了近半的路程,前方七八里路后就是燕县境内的瓦亭,而根据他的记忆,面前不远处的土丘下方有一条狭窄的河流横亘在道路前方,连通道路两侧的是一座木桥。

    出于对地势的敏感,曹操来时便将这处比较特殊的地形给留上了心,此刻更是疑窦丛生,担心颜良想要在这个偏狭窄的地形阻击自己。

    他急命前后各部放缓前进的速度,另一面派一队人往前去查探前方道路和桥梁的情况,以防河北军派人设伏给他来个半渡而击。

    很快,过河查看的人马回报说河对岸并无异样,但曹操犹自不放心,说道:“前方桥梁狭窄,这许多人过河多有不便,公达可有良法?”

    荀攸自然也是记得眼前的地形,当下立刻就答道:“此河狭窄,必不甚深,道路右侧有矮丘,然左侧是平地,可令由左侧涉水过河,则可无视桥梁之狭窄。”

    “公达之见与我相合,可令一部先过桥结阵,再驱赶百姓涉水过河,大部在桥东侧结阵备御。”

    “诺!”

    当下曹军就分了一曲人马先行过桥后,在河的西侧结好阵势,然后再驱赶着百姓们从桥左侧的河岸上涉水过河。

    这酸渎水虽然不宽,也不甚深,但百姓们见着明明放着有桥不让走,反而要让他们涉水过河,便多有怨言,和驱赶他们的军吏发生了些许冲突,但最终还是被军吏们用鞭子和刀枪给逼下了河。

    下了河后,对于涉水渡河完全没有经验的百姓们可就慌了神,有些个不会水的看到水就害怕,有些个子矮的都让河水给漫过了腰,还有些妇孺孩童更是不知所措。

    一时之间,酸渎水东侧的河岸上人挤人,乱成了一团糟。

    颜良见到这种情形自然不会错过,他带着人饶过曹军结下的步阵,便往河岸上冲。

    曹操早就料到颜良会有这么一招,预先派了大部分的游骑去河岸边遮护。

    但他没有料到的是,颜良这回并不像往常那样一击即走,面对曹军游骑的驱赶不避不让直接一头撞了上去。

    “杀啊!诛杀曹贼,就在今日!”

    “杀曹贼!”

    “杀曹贼!”

    原本河北骑兵与曹军骑兵之间的较量,大都是远远地隔着互相射一阵乱箭,这种打法杀伤力相当有限,但也不会被缠住从而变成乱战。

    但这回颜良有备而来,在曹军骑兵射完第一轮箭,准备再从弢囊中抽第二支箭来射的时候,河北骑兵就在他的带领下把弓弩收起,喊着口号挺起骑枪拼命打马往前加速冲了过去。

    这节奏上的骤然变化引起了曹军骑兵的小小慌乱,若是这支骑兵是由关羽或是许褚率领,那或许领头的将领发一声喊就会带着人往前迎了上去。

    但关羽不在军中,许褚听了荀攸的劝告并未亲自带人去阻截颜良,如今率领骑兵的不过是个无名军候。

    这名军候面对突然提速冲来的河北骑兵心中生出了三分畏惧,便拨转马头带着人往侧面退避,欲要拉开一段安全的距离再用弓弩还击。

    若仅仅是两支骑兵在平原上搏杀,那曹军军候的做法倒也无可厚非,毕竟大家都是四条腿的,你再快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追上了我,我拉开距离找机会用弓弩还击说不定还能占得便宜。

    但军候忘记了他身后还有大批百姓,以及被派来约束驱赶百姓的曹军步卒,这些步卒稀稀落落地围在百姓周围,别说没有结阵,就根本连队形都无法保持完整。

    当下颜良直接就丢了曹军骑兵不顾,带着人沿着河岸边一顿冲杀,直杀得那些缺乏准备的曹军步卒呼爹喊娘。

    虽然颜良在河岸便的这一阵冲杀并没有杀伤太多的曹军,但数百上千的骑兵轰隆隆冲过来那得有多吓人,这河岸上正准备涉水渡河的百姓们被阵势可吓得不轻。

    加上曹军步卒就在他们面前血肉横飞,有了血的刺激,顿时击破了百姓们的心理防线,纷纷背转身夺路而逃。

    为了逃离血腥的战场,靠近河岸上的百姓也顾不上会不会水了,立刻就往河里趟,而远离河岸的人更顾不上曹军的监押,纷纷往北边奔去。

    这时候负责驱赶百姓的曹军步卒也自顾不暇,河北骑兵们不会去追杀夺路而逃的百姓,但对于拿着武器的曹军士卒那是毫不容情绝不放过。

    带队跑开的曹军军候见河北骑兵不追自己转去杀自家步卒,也知道自己应对失当,连忙带人冲向河北骑兵的侧面试图补救。

    颜良见自己的计划得手,留了少部分的人继续驱赶百姓去冲击曹军的步阵,其他人偏过马头迎着曹军骑兵就冲了上去。

    两军交战,除了看兵员素质之外,信心与士气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河北骑兵一顿猛攻就逼退曹军,乘势冲溃了看护百姓的曹军步卒,以千骑驱赶着数千的百姓,这气势正在最为鼎盛的时候。

    而反观曹军骑兵刚刚曾经避让过一次,虽说这回是主动冲了上来,但气势就逊了那么几分。

    骑兵对冲最为凶险,哪边儿稍稍胆壮一些就容易占据主动,稍稍胆怯一些就会被动挨打。

    俗话说得好“兵是将之威,将为兵之胆”,这一边儿是河北第一大将颜良亲率,一边则是无名下将统御,两下一比较高下立见。

    带着骑兵冲在前方的颜良手中骑枪有若游龙飞舞,刺扫劈挑无一落空,与他当面的曹军骑兵几乎没有一合之敌,而河北骑兵们也在颜良的带领之下奋勇搏杀大占上风。

    当两股骑兵相错而过后,战场上留下了诸多人尸马骸和仍在惨呼的伤兵伤马,而分开后的曹军骑兵厚度明显要比河北骑兵削弱得更严重。

    颜良在刚才那场冲杀中杀得兴起,立刻绕了半个圈子回身就要往曹军骑兵的方向继续冲去。

    曹军军候本就心中惧了三分,在刚才的冲杀中他的兜盔都被颜良给一枪挑飞,若不是头低得快现在已经成了一具无头尸首,如今见颜良又要杀来,哪里敢再撄其锋芒,恰巧远处传来鸣金之声,便立刻偏转马头往自家步阵方向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