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39章 血肉泥沼
    (让各位看官久等了,今天在下午2点之后发布是为了踩在推广的期间,接下来一周内需要大家多多支持,拜谢!)

    当门闩被撞断后,城门里面的守兵再怎么抵抗都无法改变城门被冲开的命运,再一次轰击后,巨大的撞木连着冲车一头撞开城门冲了进去。

    城外的河北军见此情形纷纷高声欢呼,而一种甲士们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准备进去摘取胜利的果实。

    不过,他们的欢呼并没有持续太久,而事情也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跟随在冲车后的甲士们纷纷越过冲车,欲要往城里冲杀,他们刚刚冲进城门,却发现门内等待他们的并不是宽阔不设防备的街道,而是又一堵高墙,以及高墙上无数伺机待发的弓弩手。

    第一批心急火燎冲进城门的河北军士卒都被迎面而来的强弩射倒在地,而城外的人又因着巨大的冲车和纷拥而上的士卒阻拦了视线无法看清城内的情况。

    直到城门里逃过一劫的士卒一边哭嚎着一边逃出门洞,城外的军将才清楚城内有了他们无法预计的变化。

    军将们阻止了士卒继续前进,转而调动人手把巨大的冲车从城门洞里拉了出来,这才看清了城门之后的情况。

    守军竟然在城门后另行筑了一道土台,土台并不甚高,但完全遮蔽了进城的道路,只在土台的两侧分别留了道狭窄的通道可供出入。若是河北军想要从这里杀进城去,那么势必要顶着城墙上方守军的威胁强攻这个土台。

    守军见河北军把冲车拉出了门洞,连忙从通道中跑出几个士卒想要重新将城门合上。河北军刚刚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撞开城门,又岂能让他们得逞,当面的军将明知眼前凶险重重,还是鼓起勇气带着人杀了进去,双方就在城门处白刃相交打得难分难解。

    城门处的战局胶着,而右营其他各部也一拥而上,好几次有人攀上了城头,却被赶来增援的守军给逼了回去,始终无法在城头站稳脚跟。

    要说这白马西门已经被破,城头也被反复登上,照理说此时守军的士气应该已经大受打击,甚至濒临崩溃,但今天冲杀在第一线的河北军将士们却隐约觉得今天白马守军与往日里不太一样。

    前些日子守军虽然也守得顽强,但绝没有今天那么难以对付,即便是攻城的将士们增加了近一倍的强度,仍然没有摧垮守军的意志。

    且说站在麾盖车驾上的郭孚看着眼前箭矢横飞,前赴后继的激烈场面,虽然自身并不需要亲往冲杀,犹自觉得口燥唇干。

    眼前的一切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他的感官,健勇锐卒大叫着登上城头,却又惨叫着摔下来,冲车“咚咚咚”轰击着城门直至城门洞开。

    在城门被轰开后,郭孚意识到自己第一次督军作战可能就要一举建功,这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简直就要忘乎所以手舞足蹈。

    不过他的兴奋劲头也没有保持很久,下一批甲士们气势昂扬冲进城门却又狼狈而归,如同当头一盆凉水浇灭了他的亢奋。

    亢奋过后,他对于那批冲进城门却又败退回来的甲士们打从心眼里深恶痛绝,心想连如此厚重的城门都已经攻破了,你们就不能更进一步,彻底扫平城中逆贼吗?

    郭孚认为自己的督战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如今胜利在望,自己必须再给将士们加把劲,要压上前去,在将士们的中间督战。

    郭孚并没有带过兵,郭图派给他的一曲步卒新老参半,曲军候姓鲁,倒是有些战阵经验。

    郭孚现在所站的位置就是这名鲁军候代其选择,离开主战场既不太远,可以清楚看清战场的形势,又不太近,可以确保安全。

    如今郭孚下令要将车驾前移,从本心而言鲁军候是不太愿意的,毕竟往前会接近城头石弹的攻击范围,且前线一旦有变也不便后撤。

    但此刻因着右营士卒连续有人登上城头,城头守军忙于应付,已经许久没有再发射石弹,对城下的河北军威慑力大大减弱。

    且鲁军候也认定白马城破就在当下,心里也生出了些争功的念头,万一前边先锋军右营久战不胜,自己这支生力军或许能起到关键作用。

    于是,麾盖车驾并一千步卒就缓缓压上,越过了马延布置在后的一些预备兵,进入了城下的战场。

    不得不说,这巨大的麾盖车驾还真有些效用,右营的将士们见到代表一军主帅的车盖亲入战阵,斗志也昂扬了几分。

    郭孚身入战阵之中后,抬眼所见身旁矛戈如林,前方箭矢如雨,不由想到临阵指挥也不过如此,这又有何难。

    他看着城门处胶着的战事,向一直骑马跟随在车驾旁的鲁军候问道:“若派汝所部去攻城门,可否成功杀入城去?”

    鲁军候心里盘算道:“先锋军右营已经攻了半晌,此刻不管是先锋军还是白马守军都已经疲乏了,自己前往多半能够建功,还可能是第一个杀入城去的功劳。”

    “回禀监军使,末将手下士卒尽皆骁勇,足堪一战,愿为监军拿下白马西门。”

    “好!那你便率部上前接过攻势。”

    这郭孚倒还真是够拼的,想要将保护自己的一千人尽数压上,不过鲁军候心想自己曲中新兵老卒参半,那一半新兵带上去也不抵用,光凭五百老卒便也够了,便道:“监军使身旁不可无人护卫,末将只领五百人足够冲阵,留五百人护卫监军左右。”

    郭孚见鲁军候如此识分寸,不由笑道:“好!某便在此观汝冲阵,若汝成功,事后某必在都督面前为汝请功。”

    鲁军候便兴致冲冲地带着五百老卒,挤开前方右营士卒,一猛子扎进了白马西门之内,随即也陷入了城门内的血肉泥沼无法自拔。

    正当郭孚幻想着白马城破,自己乘着麾盖大车驶入城中,道路两旁的黔首百姓都箪食壶浆跪拜而迎的时候,突然从他的身后响起了一阵如闷雷一般的喊杀声,那喊杀声虽然气势雄浑,但听起来距离尚远。

    郭孚略带疑惑地回头望去,发现在白马城的西南方向正有一支大军在迅速靠近,而喊杀声正是从那里而来。

    而在那支大军的前头,有几骑人马正在仓惶逃窜,逃窜中的骑士一边玩命儿地鞭策坐骑,一边扯开嗓子高声大呼。

    “敌袭!敌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