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26章 真小人
    经过第一天的试探进攻,先锋军大致清楚了白马守军的防御手段,也认清了自身攻具尚且不足。

    第二天全军三个营休整一天,全力打造攻具,然后在第三天继续攻城。

    这次颜良并没有搞什么声东击西之类的花活,他直接命令三个营同时压上进攻,想要针对守军人手不足的情况让敌人顾此失彼。

    不过守军的意志仿佛比预料之中的更为顽强,尤其是城头的石砲运用得更为娴熟,虽然河北军的楼橹不再靠近至百步以内,让已经加强过的石砲也无计可施,但那些负土冲锋的长车却屡屡遭殃,一天下来总计折损十四具,因此而死伤的兵卒也不在少数。

    在当晚的军议时,因为巨大的攻具损耗和人员伤亡,军帐中各执己见,暴发了一场争执。

    “将军,分配给我等的负土车不敷使用,一共才七具,没几个回合就折损了五具,我部不得不遣兵卒负土前行,只是兵卒背负不了多少土石,也更易受城头与羊马垣后的弓弩手杀伤。”

    苏游所部一共才三千人,两天攻城打下来伤亡近三百人,虽说大都是箭创,将养数日后也就没事了,但对于士气的打击也不小,故而他抱怨得很厉害。

    “休武,攻具是由你督造的,可能再给各营供应些长车?”

    面对颜良的提问,军司马张斐苦着一张脸答道:“回禀将军,按照现有的工匠人数,若是全力赶造负土车,一天约可建造十具上下,再多怕是来不及。”

    “禀将军,既然攻具来不及建造,我军不妨驱策附近乡里的百姓负土填壕,这样既能避免我军兵士伤亡,又能使得守城士卒投鼠忌器,不敢轻动。”

    不得不说,马胖子提供的这条计策算是个毒计,他见颜良一路征发了这么多民夫来到营中时,心中就打起了小九九,他甚至以为颜良这两天都不愿意驱赶民夫负土填壕,乃是拉不下那个面子下令,他自以为揣摩到了上官的想法,便借着今天这个机会说了出来。

    颜良闻听之下,眉头微皱,还来不及说话时,一旁的张斐就呵斥道:“马校尉此言差矣,我等乃是诛逆义师,岂能如黄巾流贼等一般驱百姓攻城。”

    马延自认为和颜良想到一块儿去了,哪里会在意张斐的想法,立刻怼回去道:“张司马既然造不出我等所需的攻城器械,那我等也只能如此做了,不然我等麾下的士卒怕是不乐意。”

    “你……!”

    张斐不擅机辩,也不屑于和马延这个小人辩驳,转身向颜良说道:“将军,前数日我曾听闻将军许诺附近乡里民夫,只要彼辈协同筑垒、伐木挖土、制造器具、转运物资,若其不至于私自逃逸、消极怠工,则不会驱策他们去攻城填壕,可有此事?”

    “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前时尚且不知白马守军会如此负隅顽抗,而其中守军也多是彼辈乡人的同族、同乡,彼辈岂会无辜乎?”马延的司马也跳出来帮腔道。

    “孔子有言‘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既然将军曾当面许诺,又怎好一朝毁诺?”张斐依旧坚持自己的立场。

    “张司马既好圣贤之语,延请问司马,圣贤可有言如何破此城否?”

    面对马延的胡搅蛮缠,张斐也无言以对,而主位上的颜良仍旧沉默不语。一时之间,众将关于是否要驱策民夫去填壕之事议论纷纷,大致上支持与反对的参半,支持的多半是那些道德自矜的士族,反对的多半是那些老粗和前时带兵冲锋的军将。

    苏游为人谨慎,向来不轻易发表意见,而平时好出风头的颜贮本想站出来说话,但想着从兄前日的关瞩,便把将将要说出口的话给吞了回去。

    颜良看着乱糟糟的场面,心里暗暗一笑,心想马延这厮果然是真小人,把这么不要脸的想法说得冠冕堂皇的,从他这么卖力表现的份上,大约是在揣测自己的想法,若是放在以前或许就让你得逞了,不过现在的我若是被你猜中了心思,那我这公务员生涯岂不是白混了。

    颜良挥了挥手制止了众将继续议论,问道:“休武,那些征召来的民夫最近干活可还卖力?”

    “回禀将军,有了将军前时的约束,民夫们都还尽心尽力,无有懈怠。”

    “孟昌,若将那些民夫都调拨去负土填壕,你部是否不用攻具便可为本将破城?”

    马延被这么一问,尴尬地回道:“这……怕是尚不能够?”

    “既然你要民夫负土填壕,则无民夫帮手,光靠工匠也造不了这许多攻具。不若这样,你与休武二人换一换位置,你带着人手去造攻具,休武带着人手去替你统领右营,如何?”

    颜良这么一说,马延就呆住了,他可是比二千石的校尉,若是和张斐这个比千石的军司马对调,岂不是平白降了一大级,这种事情他是万万不能答应的。

    不过他脑袋灵光,立刻便想到了一个法子,说道:“禀将军,若是民夫不敷使用,末将可带人去附近乡里再押解一些前来。”

    颜良被他的话给气得笑了起来,说道:“马校尉还真是能干,攻城不行,搜掳人口倒是自告奋勇。若是本将听了你的建议如此做了,中原百姓将如何看待我河北军,如何看待袁大将军?”

    说完也不待他继续分辨,宣布道:“既然在我帐下听令便各司其职,督造攻具的一心督造,率军攻城的一心攻城,旁的事情休要罗唣。”

    “传我将令,着军中全员,凡有擅长营造的一律划归军司马张斐统辖,凡有可改良攻具者,皆可至我营中唱名入见,若其法可用本将重重有赏。”

    “诺!”

    “进武,今日我军三面攻城,城中定然惶恐,入夜后怕是会遣人潜出去求援,你可要给我看好了,不要让其得逞。”

    “诺!”

    “召附近乡里有在白马城中为吏的子弟来,我养着他们好几天了,也该派上用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