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23章 三个人三句话
    这白马西城门的守将毕齐毕子礼,乃是兖州东平国人士,正经的职事是东郡典农校尉。典农校尉一职主要负责郡中的屯田事宜,所统带的多是半农半兵的农兵,所以毕齐带人屯田是把好手,指挥作战的经验就欠缺得很。

    河北军右营突然发起攻击,且攻势十分猛烈,一开始就把毕齐给打得晕头转向,故而很是让城下的马胖子得意了一番。

    毕齐自家人知晓自家事,见河北军来势汹汹,立刻派人去通报东郡太守刘延求援。幸好东门外的战事已经基本告一段落,刘延得报后立刻往西门赶来,路上还捎带上了三百生力军。

    虽说刘延在领兵作战上经验也不丰富,但好在熟读兵书,又刚刚亲眼所历了一场城防大战,面对河北军的变化丝毫不见惊慌,迅速做出了应对措施。

    这时候城头的守军已经被迫近到百步以内的敌方楼橹给压制住了,刘延迅速命令随他一同登上西城墙的三百生力军上前,这三百生力军都持着强弩,各进入了城楼里、垛口后,然后两三百个弩机齐发,靠数量优势把敌方弓弩手的气焰给打压了下去。

    随后刘延又命人在三个石砲前竖起了木板来遮挡箭矢,好让石砲的操作人员心无旁骛。

    在东门处的攻守战时,刘延就心知城头的石砲要按照正常操作只能将石弹抛掷到十步处,再远就无能为力。不过眼下河北军的楼橹已经挺近到城墙百步以内,遥遥看去有一两具甚至才九十步出头一些,这就给守军留了机会。

    刘延命工匠在砲梢多安了几条皮索,给每具石砲多增了几个军中力士一同拉索发砲,这样就能略微增加一些石砲的威力。

    于是乎,就出现了三砲齐轰,两砲稍偏,一砲命中,将河北军居中的那台楼橹砸得摇摇欲坠的场景。

    眼瞅着自己的筹划一举建功,在东门监战时面对河北军楼橹无可奈何恨得牙痒的刘延终于放声大笑道:“哈哈哈,好!终于给打中一个,给我继续打,打得那些冀州佬呼爹喊娘!”

    身周的兵卒见平日里一直如谦谦君子般的郡守高兴得竟口吐粗话,不过他们倒并未见怪,而是和他们的郡守一同欢呼了起来,顿时把先前的颓势一扫而空,激起昂扬斗志。

    ——☆——☆——☆——

    河北军先锋右营斥候屯屯长仇升乃是济阴郡成阳人,此人的身世比较凄惨,其家乡成阳先是在灵帝年间被黄巾肆虐,幸得他全家逃入附近的雷泽避祸才得以脱身。

    随后天下纷乱,黄巾、曹操、吕布等乱贼、军阀在兖州境内频繁交兵,又逢连年灾异,不是大旱就是蝗灾,原本的富饶之地几成人间地狱。

    仇升家中虽然不是什么士族大户出身,但累世同居州里称述,其父又是州中有名的工师,所以在天下大乱前日子还过得去。

    但济阴郡内那一段长时间的动乱实在剧烈,饶是仇家这般的小康之家也待不下去了,这时候的形势比之张角闹黄巾的时候更为恶劣,原先可以赖以藏身的雷泽亦被流贼给占据,平民百姓若要进去避难,不是被谋害就是被挟裹从贼。

    仇氏族人不愿从贼,只得往据说还算安泰的北边寻求出路。不过北上求生的路也不好走,仇氏族人在这个过程中遭遇了种种磨难,经历了各种挫折,最终有一部分族人辗转渡过黄河来到了冀州。

    在这多年逃亡的过程中,仇升倒是练出了一身趋利避害的本领,后来他入了冀州军中,也因他的这份本领做到了马延手下的侦骑屯长。

    刚到达白马城下那天,颜良把马延、苏游麾下骑兵的指挥权要了过去,但也不能匹马不给左右营留下,马延便将望风侦伺的好手仇升等十几名屯侦骑给留了下来。

    今天上午时,按约由苏游的左营先期攻打,马延便派了仇升去觇看战况。仇升不敢托大,带了数人从两三个角度观察了大半天,回去后把所闻所见一字不漏地汇报给了马延。

    马延就因着这份情报制定了激进的攻城策略,只是马延没想到螃蟹是会笑的,母猪是会上树的,情况不是一成不变的,刻舟求剑是不可取的。

    当面前的楼橹被敌方石弹砸得摇摇欲坠时,马延怒由心生,挥起马鞭就抽向了身后的仇升,痛骂道:“尔母婢也!竖子尔敢欺我?”

    “汝不是说城头石砲只能远及十步么?胆敢谎报军情,来人啊,将此僚辕门问斩!”

    仇升虽说在看到楼橹被击中时就已经感到不妙,但站在马延身后又不可能突然溜走,所以还是躲不过这一鞭。这一鞭子含恨出手,力气不小,仇升倒还不敢躲避,生怕因此惹恼了上官,只能稍稍侧开一些,但仍旧在额头上留下了一条血痕。

    仇升原以为挨了一鞭子也就算了,没想到马延居然想要拿他的命来泄愤,他被马延的亲兵按倒在地后不由喊冤道:“在下冤枉啊!在下所说句句属实,东门外的石砲确实只能及八十步,有一同前往的斥候为证啊!”

    好在这仇升虽然不懂得趋炎附势奉承拍马,但为人小心谨慎从不得罪同僚,又任劳任怨,故而在马延军中人缘不错,在场的众军将便有多人站出来为其求情。军将们纷纷想,这仇升专能干脏活累活,若是你把他给斩了,那下次岂不是要轮到咱们去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马延刚才那一下也是一时激愤,从心底里拒绝承认是自己的策略激进,反而将责任归咎于斥候的情报有误,此刻见众将求情,便也和缓了过来,犹自愤愤道:“此子实在无能,死罪可免,活罪难脱,且拉出去杖责二十。”

    众将见马延气头已过,便也不好再多劝阻,只苦了仇升白白受了这顿无妄之灾。

    ——☆——☆——☆——

    颜贮在进入邺城投靠从兄颜良后,所想要谋划的职务并不是武职,相对于带兵上阵,他更倾向于为一方守牧的悠闲舒适生活。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资历浅,名声不彰,家世也是平平,不可能骤居高位,所以在从兄安排他从军为曲军候时也是欣然应命。

    他之前在地方上担任县尉时,倒也曾率领县兵亭卒剿灭过几次境内的流贼,故而对于兵事也不是完全没有经验,加之有读过几册兵书,自认为比那些个靠战场拼杀升上来的老革不会差到哪里去。

    在出兵之后他倒也信心满满,将颜良分配给他的一千新兵按着兵书所载好好操练了一番,准备效仿从兄沙场建功。

    但颜贮虽然经验欠奉,眼力还是有些的,过了一段时间后就发现自己统带的新兵再怎么训练也及不上其余军候麾下的老卒。新卒老卒之间的差异并不在坐立行止,前后左右,分合聚散等列队行军上,而是差在了精气神,也就是俗称的悍勇之气。

    颜贮虽然对其他军候麾下的老卒艳羡不已,但他知道这都是军将们各自的立身之本,绝不肯匀一些给他。他倒是曾向从兄颜良提过,但从兄只是吩咐他好生统带那些新卒。

    他毕竟头脑灵活,分析了一番后觉得靠手下的那一千新兵要建立殊荣基本是指望不上了,便又起了别的心思。

    他想我也不似从兄那般勇武,要带兵冲杀或许不济,但出谋划策参赞军机又有何难哉?

    所以他刚才便在帐中极力想要表现一番,以期让同僚们,最重要的是让从兄看到自己在军略策划上的本领。当然,从最后从兄对自己的吩咐上,颜贮认为自己的这番表现起到了不错的效果。

    在右营开始攻打白马西门时,颜贮就带上了颜枚在西门外找了个高处仔细观看。

    他清楚地看到右营攻击时将楼橹推进至百步以内压制城头的守军,甚至于骚扰守军的石砲操作手,成功掩护负土长车抵达护城河边。

    这时他心里想道这不就是自己所设想的策略么,将楼橹前抵压制城头,若是再造一些楼台更宽广的楼橹在后边同时发动则效果更佳。他觉得自己的策略十分有效,甚至在心里已经盘算最多可以在一面城墙外布设几具楼橹同时进攻,一边还在颜枚面前夸夸其谈讲说着他的构想。

    不过始作俑者马延没能想到的情况,他颜贮自然也不可能想得到。

    当城头守军反应过来做出应变,然后三枚石弹同时飞向楼橹,二发射偏一发射中,砸得楼橹摇摇欲坠时,颜贮的嘴巴登时张得老大,隔了半晌才迸出一句话来。

    “呃!竟会如此?”

    一旁的颜枚看了看自己这个从父,在确定他不是问自己后便再度转头观看战场,他对于战场上激烈的攻防变化很是着迷,一会儿想着自己若是攻城方要如何如何做,一会儿又想着自己若是守城方又要如何如何应对。

    颜枚在那儿沉迷于幻想之中,颜贮却不停地喃喃自问。

    “这石砲的射程怎变远了?”

    “难道东门外的观察有误?”

    “还是说城中守军在故意示敌以弱?”

    正当颜贮在那儿自言自语时,那具楼橹又中了一发石弹,终于再也保持不了平衡向一侧倾覆下来,附近的兵卒慌忙走避,而楼台上的射手们则只能闭着眼睛一跳,是死是活那就听天由命了。

    颜贮与颜枚二人都还是第一次看见数丈高的庞然大物轰然倒塌,都被那极具冲击力的场景所震撼,丝毫没有留意到身后有人正在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