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叛贼 > 第七百零三章 一点就通
    “蒋爱卿,平身吧。”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蒋瑾,朱怡成心中轻叹一声,抬手道。

    “臣恳请皇爷收回成命。”蒋瑾非但没有起身,反而又冲着朱怡成磕了个头。

    这让朱怡成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第一次被臣子如此驳回,而且还是蒋瑾,着实让他有些意外,想了想后朱怡成这才道:“前几日朕去了研究院在城外的实验场,此事蒋爱卿可知晓?”

    蒋瑾一愣,当即回道知道此事。

    朱怡成接着说了说研究院对于蒸汽机在火车上的实验,同时大致描述了一下关于火车的情况。蒋瑾闻此顿时大为惊讶,虽然他之前隐隐约约有些猜到朱怡成突然间兴起要建铁路恐怕和前几日出宫之事有些关联,但是他没想到研究院对于蒸汽机的研发居然到了这个地步。

    假如说一切的真的话,那么这所谓的火车的确是一个极好的东西,它不仅能够全部取代如今的畜力和人力,甚至还能一口气拉动比现在在铁路上飞驰的马车更多更重百倍的东西。

    怪不得朱怡成起了心思要建这么一条铁路,一旦这条铁路建起,它的作用是现在的官道无法相比的。铁路开通,按照南京至上海的距离,就算铁路每个时辰可以跑上八十里地,在去掉经站的停息时间,最快九个多时辰就能从南京抵达上海。

    这速度是惊人的,甚至远远超过了坐船而至。更重要的是坐船虽然速度不慢,但长江航线的船只来也是有限制的,先不说登船时间的限制和天气对航行影响的问题,顺江而下和逆江而上更是两个概念,相比之下铁路就没完全这个问题了,火车使用的是蒸汽驱动,对于这东西蒋瑾还是知道的,只要有充裕的燃料和水源,这火车就能不断地飞驰,其节约的时间将更短更快。

    再者,铁路畅通,无论货物和人员来往更为便利,同时蒋瑾还考虑到了关于军事调动的问题,这也是铁路和其他运输无法能比的优势。

    不过铁路虽好,蒋瑾在心动之余同时也想到了他刚才的那些问题,如此耗费巨大地建造铁路,在眼下真的合适么?

    “皇爷高瞻远瞩,臣远不能及。但臣以为此铁路在如今并不合适我大明,毕竟要支持如此大的工程其财力物力必然耗费巨大,所以臣以为可先更换现有的铁路车辆,以火车替代,等日后朝廷财政宽裕后再建不迟。”

    说到这,蒋瑾迟疑了下又道:“皇爷,臣自然明白火车的好处,可这如此大事一口气做不下来啊!臣身为工部尚书,这些话不得不冒死直言,还请皇爷三思。”

    蒋瑾这番话倒是有所考虑,他提出了一个婉转的建议,就是利用现在的铁路轨道进行火车运行,这样能够满足朱怡成对于铁路修建的迫切感,同时也能就此把新建铁路的规划给延迟下去。

    在他看来,朱怡成只是看到了铁路和火车的好处,却未慎重考虑修建的压力。也许过一段时间,等朱怡成逐渐明白过来就会打消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吧?至于用现铁路来做取代,这也是蒋瑾特意想出来的一个台阶,只要朱怡成点头同意,那么今天一关也就算过去了。

    蒋瑾虽然有着野心,为人私心颇重,但他不是没丝毫想法的人。如果不然,他也不会在工部尚书的位置上一坐那么多年,更被朝野称之为能臣了。

    作为能臣,那一个不想在青史留名的?蒋瑾他也不例外,钻着脑袋想进军机处,权利是一方面,满足自己的又是另一方面,他可不想因为铁路之事到时候耗费国资,弄得朝廷财政崩溃,从而断送了如今大明的大好局面。如果是这样的话,后世又如何评论他蒋瑾呢?

    “以新的火车取代如今铁路的马车,这个想法倒是不错。”朱怡成点了点头道:“这件事蒋爱卿去同研究院协商一下,正好研究院那边对于火车还得进行一段时期的改进和调整,在不耽搁矿山开采的需求下,由工部来负责配合此事。”

    蒋瑾顿时大喜,高声称皇帝圣明,可还没等他高兴几秒钟,接下来朱怡成的话就让他泼了一盆凉水。

    “火车的实验还需一年时间全部完成,也就是说留给工部足有一年的准备时间。在这其间,工部调集人手,做好南京至上海的铁路规划,包括你刚才所讲的勘察、选址、征地、人员配备等一系列的前期准备工作。等实验差不多后,这条铁路就正式开建,这样吧,先建南京至镇江一段,等这段完工后再继续向上海延伸。”

    蒋瑾听得目瞪口呆,两眼发直看着朱怡成,心中更是叫苦不迭。自己刚才都说的那么明白了,怎么朱怡成就是铁了心不听呢?依旧还要继续修建这条铁路。这难道自己前面的劝止全成了白废?如果这件事披露出去,恐怕朝野上下不会有人敢骂朱怡成,但自己这个工部尚书就成了万夫所指的对象,他蒋瑾甚至说不定就成了蛊惑皇帝好大喜功的小人了。

    情急之下,蒋瑾又站起身来,慌忙就要下跪恳求朱怡成万万不能做这事。可还没等他跪下去,朱怡成就喝止了他。

    “且慢下跪!”朱怡成笑眯眯地道:“蒋爱卿如此反对修建这条铁路,朕明白你的意思,朕也清楚你的顾虑。不过朕要说的是,如果建造铁路的资金无需户部支付,更不会影响朝廷收支的话,蒋爱卿觉得此事可做否?”

    蒋瑾顿时一愣,他不明白朱怡成这话的意思,一时间糊涂了。修建这条铁路耗资恐怕要上亿都打不住,如果不是户部拨款难道由工部自己承担?这怎么可能!他工部又不是户部,就算是户部恐怕也很难拿出这么大的款项,这朱怡成究竟是什么意思?

    蒋瑾转着眼一时间琢磨着这话的意思,他是极其聪明的人,转念间猛然想到了一个可能,顿时目瞪口呆地问:“皇爷,您莫非是打算民间集款,用债券方式筹款不成?”

    “哈哈哈!蒋爱卿果然一点就通,朕正是此意。”朱怡成顿时抚掌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