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子请自重 > 第五百九十章 我既乱了,就不会弃
    仙子请自重正文卷第五百九十章我既乱了,就不会弃“为什么不可能?我都身具龙血,难道你们真以为其他神兽血脉已经灭绝了?”秦弈道:“你仔细看看我的衣服。”

    羽裳颤着手,认真分辨了一下秦弈的衣料。

    之前肉搏了很久,她早就感觉到秦弈的法衣有浓重的妖气,但非常杂乱,料想就是猎取了一些妖怪杂合而成的东西,不足为奇。

    眼下细细分辨,终于感到了特异。

    这不是普通的“杂乱”,不是“猎取了一些”这里起码有上千种类的妖血和各处重要皮毛,几乎是采集了万妖之精华凝成的一件顶级法衣,各种特异并存、几乎没有短板的乾元级法宝

    怪不得他的实力远强于表面修行,这件衣服也有极大的功劳,一直无赫赫之功地在给他提供各类加持与防护。

    最关键的是,细细分辨之下,这万千妖类气息之中有着明显的乘黄与螣蛇之意,不仅同样有它们的血、还额外有乘黄腹绒与螣蛇之鳞!

    绝对不是假的这要么就是猎杀而得,要么根本就是至亲才可能有的待遇。猎杀这么多种妖物,不太可能,那就只可能是至亲。

    “她们一直在默默守护着我,不管我到了哪里,她们都在。”秦弈低头看着法衣,眼神温柔:“你让我抛弃她们?”

    羽裳默然不语。

    秦弈话锋一转,又继续展开打击:“程程也就是乘黄,她生下来什么实力我不知道,但她生而为王,总不会是从启灵期开始。当妖族地脉归复,她也突飞猛进,这些年长期闭关于鲲鹏紫府,非比常规修行。我怀疑她现在可能已经进阶妖皇境了,也就是乾元。”

    羽裳看着万妖法衣,不知道在想什么。秦弈的话语中凸显了一种外人难知的熟稔,妖族地脉、鲲鹏紫府,与她们的远古典籍只言片语的记载暗合,绝对不是编造出来的东西。

    乘黄确实是他的妻子

    秦弈又道:“而当初螣蛇一觉醒就是化形期,并且升级跟发疯一样快我秦弈多少造化,经历多少生死,修行十几年便从凤初到晖阳,连这速度也就跟这臭丫头趴着睡觉升级差不多。”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你五百年,晖阳后期?呵呵。”

    羽裳的心思好不容易从乘黄身上抽离,不可置信地抬头:“你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哪句?呵呵?”

    “你修行了几年?”

    “十三年多些吧。”秦弈轻描淡写。

    羽裳呆若木鸡。

    秦弈锻骨大成突破归腑之后,他的骨龄已经看不出来了,羽裳从没想过这个看似年轻的男人居然真只有这么年轻。

    便是她生而琴心,修行十三年后还是琴心。

    可这个人类已经晖阳三层!

    若是对别人,她还可以说自己是仙武双修,多花时间不稀奇可这男人也是仙武双修,并且似乎比她结合得还更完美,从他实际战力就可以看出来,并没有比自己弱多少。

    那她到底在他面前骄傲个什么?

    羽裳觉得世界观遭到了严重冲击,不仅世上还有乘黄有螣蛇,而且还有这种恐怖的人类?

    他们还是一家子。

    凭什么让这样的人物入赘?没睡醒吗?

    秦弈终于再度伸手,抚着她的面颊,低声道:“如果说我有困境的话那么我的困境是,你既真心和我结缘,我不想伤了你。”

    羽裳怔怔地看着他,强自凝起的清冷骄傲都散得一干二净,有些虚弱地道:“你说了这么多是不是不想要我,觉得我讨厌?”

    “不是。”秦弈轻轻摇头:“你知道,我的战力不仅是我自己。我有棒棒,有狗子,它们都比我厉害。而羽岚她们又根本不敢对我动手,这种看守形同虚设,如果我要走早就走了,你又怎么软禁得住我可能你会说,我是有求于你,自己不走,但是羽裳,那真不是唯一的理由。”

    羽裳低声道:“那还有什么理由?”

    “是因为,我既乱了,就不会弃。”

    羽裳有些茫然的眼眸渐渐恢复了些许神采,目光粼粼地看着他的眼睛。

    秦弈捧着她的面庞,低头一吻:“你我原先可能没有什么感情基础你只是遵循了初绒之缘,我可能只是贪但我们可以从现在开始,没有之前的误会争斗,没有那些种族区分,没有什么教条规矩,只是秦弈和羽裳。”

    羽裳彻底软成了一滩水,靠在他肩头。俏脸上竟有了几分首次出现的甜意,过了好久才轻轻“嗯”了一声。

    秦弈附耳道:“今晚我们”

    羽裳脸上又飞起一抹嫣红,低声道:“我是族中圣女,虽不禁嫁娶,但在族中证婚之前,不能提前那个的,否则将成笑柄。你你想要的话,可以像之前那样。”

    说着很主动地束手等绑,还闭上了眼睛。

    秦弈却没做什么,继续附耳低言:“这两天都是我做坏事,你看似羞恼,还不是你舒服去了?”

    羽裳面红似血,这次却没有否认。

    秦弈道:“这才不公平呢,你不该对我做什么?”

    羽裳有些气恼:“那天你都没反应。”

    秦弈失笑:“只是你不知道重点我教你?”

    羽裳好奇地睁开了眼睛,任由纤手被秦弈引导着,寻找重点

    不知过了多久,室内烛光摇曳,昏暗的烛火之中依稀可见秦弈坐在床沿,高傲的羽人在面前跪伏着修长的身躯,不知道在干什么洁白的羽翼随着动作一上一下地轻轻抖动着,就像堕入人间的天使。

    戒指里狗子抱着一块糕目瞪口呆,半天都忘了吃。

    流苏抱着手臂面无表情。

    桃花精恐怖如斯!

    流苏转头看桌上的檀香。

    嗯,香灭了。

    这次总算不是一炷香了,不仅不是一炷香,说不定要一晚上。

    这厮也是拼了。

    流苏倒也知道,秦弈这番举措虽然不能说没有算计和功利,但根本原因还是他那句话“我既乱了,就不会弃”。

    虽然起因“乱”了人家的好像是它流苏它脑补了好一阵子,终于必须丧气地承认,如果这事让自己操作,不一路打出去就不错了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结果。

    ps:写一章举报一章,写一章举报一章。有的人就像阴沟里的蛆虫一样。想用这种手段弄得我精疲力尽写不下去,那你会失望的,你全家死了我都不会死。

    ps2:今晚有加更,会超过12点,大家不用等,明天看。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