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黑骑 > 第1142章 北境巨变 上
    入秋时节,昨天的炎炎夏日今朝就转为寒风支配的大风阴天,昔日被破坏得只剩断壁残垣、重建工程尚未完工的北境边关在寒风吹拂下显得格外萧瑟。一处处脚手架微微颤动并发出零星的声响,底下则是一队队围坐在一块吃盒饭的建筑工人。

    继北境军团几乎全军覆没之后,新京陆续派来了几支军队临时驻扎北境边关,用以抵御来自沦陷区的瘟疫种兽潮,保护断墙这边的建筑工队。而这些军队基本只做了瞭望塔、尖刺矮墙、壕沟等一些耗工时少的军事防御工程,值班一周就换一批,除了确实打回去过几波瘟疫种兽潮入侵以外,并算不上特别用心。

    “哎,你们知道吗临时驻扎北境边关的军队又换了,据说是人类领地以北声名最凶恶的北魔军团。这次的军队不同,说不定真会驻扎久点。”工头扒完饭喝光汤,在工人们之间说道起来。

    “头儿,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啊,前几次你都是这么说,结果每一批军队都不愿意久留在北境边关。”

    几个工人如此说道,他们的语气中都透露着不愿相信,就是怕再一次失望。

    老实说,在前方没有保障的边关城墙这施工,任谁都会提心吊胆。偏偏这些临时驻扎的军队都把大本营设在城墙之后。他们是安全了,在瘟疫种兽潮来临前有缓冲时机了,但他们这些工人的前面可就只有一些侦查无人机作哨兵。

    工头并没有被手下泼的冷水浇掉兴奋,他嚷嚷道“那你们可就错了,你们可知道北魔军团的军团长就是已牺牲的北境镇关军团长的儿子儿子为父报仇,继承父亲生前的使命扎根北境,保护身后的万里沃土,这一定会在城市之间传为一段家喻户晓的故事。”

    吃饭中的工人们笑了笑,有的认同,有的就当听工头吹牛了。

    家喻户晓、流芳百世这种事在这个时代根本就不现实。工头跟他们讲了那么多北境镇关军团的故事,却连北境军团长的名字都不知道。

    饭后的闲聊时间结束了,工人们收拾收拾垃圾,准备歇一会儿就开始下午的工作。而在这个时候,一名身穿花边棕裙、留一头棕色短发的美丽女人忽然从城墙的漏洞一侧走了过来,她四处打量着重建中的边关城墙,像是来游玩的一般。

    “喂,小姑娘,你是哪来的”

    工头很快发现了棕发棕裙的女人,大声喊着并走了过来。但女人没有理会身上生命能量低得可怜的工头,闭上双眼默默地感知风中的气味。

    “你怎么回事这里不是你这种女人能来的地方。”工头嘴上说着并抓住了女人的一只手,正要拖着她离开。但他突然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了,双手双脚全部僵在原地,每每发力都滋生出一股拖动硬物感,仿佛身子都石化了。

    其他工人看向这边,目光里都透露着奇怪,还没有发现真正的问题。同时棕色短发的女人淡淡地道“你是这里的工头吧,我问你个问题”

    “驻扎在这的军队,去哪了”

    工头的瞳孔猛地收缩,他大声质问道“你竟然问这种问题,你究竟是谁”

    而在工头大喊的下一秒,他的喉咙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的声带被石化了。

    女人随即挣碎了工头石化的手,随便指了一个工人问“你来说,军队都在哪”

    一蹿高温烈火在被点名的工人身上陡然冒了起来,其他人都被吓坏了纷纷大叫着逃跑,只有那名被烧着的工人一边哇哇大叫扑到地面上疯狂打滚,一边吼道“我不知道啊上一支军队刚撤走”

    然后现场就只剩下了被烧着的工人哀嚎的声响,嚎着嚎着就没音了。

    女人面色平静地看着地上焦黑的尸首,蹲下来将手掌贴在地上,聆听大地的声音。

    除了刚才那几名工人逃跑的跑步声以外,方圆五公里内并没有任何战车、坦克型行进的声音。

    “看来这里被菲尼克斯破坏之后,真的被至高三院舍弃了。”

    女人喃喃自语着,缓缓直立起身子,走到边关城墙旁边。

    以掌贴墙,驱动能量

    平静的大地猛地开始震颤,狰狞而漆黑的裂痕一道一道出现在地表,没几秒就蔓延到城墙的墙体上,固定的脚手架开始没命地颤抖,然后在某一刻“啪”地一声绳索断开,整片整片地往地面上塌。

    一条漆黑的地裂痕中突然喷出一道橙红色的熔岩束流,周遭的气温骤然拔高上百度。紧接着数不清的熔岩束流接二连三地喷涌出大地的裂缝,浇熔金铁,点燃纸木,将方圆千米的大地化为熔岩炼狱。

    只是几个呼吸的工夫,东西数千米的城墙轰隆隆地倾倒到地上,建筑队一个月来付出的努力顷刻间毁于一旦。凶猛而炽烈的火海疯一般的扩散,追上前方如鸟兽散的工人们,火舌一吹便将他们燃成灰烬。

    在原地石化的工头骇然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毁天灭地的景象,绝望早已如洪水般淹没了他的心灵。他问不了话,但其实他不用问也明白了,这个看上去是人类的棕裙女子究竟是什么来头。

    传闻中,在沦陷区的西北尽头有一处名叫天启深渊的漆黑之地,那里存在着十三位具有类人形态的强大瘟疫种,每一个的实力都碾压这世上绝大多数的三阶生命,天赋与异能,都是先驱者有着质的区别

    他们,是十三王座

    无情的熔岩与烈火并没有故意不攻击头部以下全部石化的工头,在最初的一波喷涌过后,迟到的熔岩烈火渐渐往他的方向靠近。工头瞪大眼睛发出“呜呜”的闷响,却阻止不了涌流的岩浆蔓延到他的身上。

    此地,最后一个除大地王座“盖娅”的人也死了。盖娅操控熔岩流环绕己身,熔岩流覆盖全身后化作一整套古铜色的战神铠甲与红纹长柄战斧,完成了装束的转变。

    盖娅冷冷地望着南方的人类疆域,以红纹战斧的柄尖猛地敲击地面一记清脆如钟声的声音沿着地面远远传开。

    五秒后,沦陷区北方那望不到边际的地平线上,齐齐冒出一层黑压压的影子。

    那是天启深渊的军队与沦陷区的瘟疫种并和到一起,组成的十万军团

    “兄长,哪怕踏平人类领地,我也要寻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