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超能高手 > 1585 强者的对话
    乾书翁眉宇间闪过冷意。

    毕狂沙此刻,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令牌。

    正是先前想要用来威胁丹秋的那个令牌。那个,封存着竹文静的神魂的令牌。

    丹秋看到此景,顿时一惊。

    “去!”

    毕狂沙将令牌直接朝着后方扔去。

    嗡!

    令牌骤然之间变大。

    有一股强悍无匹的气息散发出来,一时间,席卷天地。

    乾书翁面色阴沉,这令牌,跟他当年弄出来的,根本不一样。变化了太多,竟是有些无法分辨了。

    里面涌现出来的力量,更是令乾书翁面色难看了起来。

    “乾书翁,我们首领说了,你看到这一幕,一定会生气的。”毕狂沙沉声道。

    乾书翁此刻,面色阴沉到了极点,他拳头握紧,竟是微微之中有些颤抖。

    这是愤怒所致,他的眼眸中,如同有了怒火在燃烧。

    “我看你们是找死!”

    乾书翁一字一顿的说道,气势轰然间散开,滔天的战意令人动容。

    这股可怕的力量,当真是令人要窒息。

    一缕缕恐怖无比的气息,朝着四面八方散开。乾书翁如同燃烧了起来一样,怒火滔天。

    他彻底的怒了。

    他很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些人,竟然在令牌当中,加持了不知道多少道力量,将竹文静的神魂彻底的封印在里面。连乾书翁,此刻都根本没没有把握撕开这些封印。

    对方定然是察觉到了什么。就算他们不知道里面封存的是竹文静的神魂,也绝对猜到了乾书翁的手段。

    “果然是你们在搞鬼!”

    乾书翁声音当中都透发出了杀意。

    他早就猜到了,这一切,肯定跟令狐殇这些人有关。只是没有想到,竟然有这么多人跟令狐殇是一个阵营的!

    而此刻,刘开悟也冷笑一声,手中光芒闪动,拿出了一枚令牌。

    这枚令牌拿在手中,刘开悟整个人都仿佛充满了底气一样,浑然不惧乾书翁的怒火,将令牌往另一个方向一抛。

    当即,令牌冲天而起,发出光芒。

    一道道气息在上面交缠,震惊所有人。

    乾书翁拳头握得咯咯作响,他此刻,眼神都几乎能够杀人了。

    而此时,丹秋彻底懵了。

    她还没有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只知道,这些令牌对竹文静来说,十分重要。

    她当初之所以任由这些人摆布,也正是因为,她知道,这些令牌当中,封存着什么。

    “你们,都给我去死!”

    乾书翁彻底暴怒了,他冲天而起,身上燃烧的光华,将他变成一轮太阳般,无比的夺目和璀璨。

    狂暴的气息,震动九天十地,苍穹崩碎,无数的规则全部被震散。

    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诡异莫测,但是有强悍无匹的规则。这些规则,无一例外,都得到了天地大道的加持,笼罩着这四周围一切。

    人们胆寒了,在乾书翁的威压下,瑟瑟发抖。

    砰砰砰!

    无数的修士坠地,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上。

    太可怕了,乾书翁的威压,直接让所有超脱境以下的修士,无法御空飞行。

    这是什么手段?

    人们惊骇不已。

    超脱境竟然都只能勉强的在空中伫立,但是都离得很远,不敢靠近。

    这可怕的一幕幕,惊动了所有人。

    气息一圈圈往外波动,遮天蔽日。

    乾书翁将他的力量,彻底的彰显在世人面前。

    这种令人颤抖的威压,震天绝地。

    “乾书翁,你要做什么!”

    毕狂沙大惊失色,此刻整个人行动都仿佛受到了限制。纵然他是虚神境巅峰,此刻面对乾书翁的可怕威压,依然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根本无法抵消。

    太可怕了。

    在这一刻,他彻底的感受到了自己跟乾书翁之间的差距。

    虚神境巅峰与真神境之间看似一步的差距,实际上犹如天与地。他这样的水准,竟然都无法弥补这种差距。

    更何况,乾书翁成名多年,如今修为,早不知达到什么高度了。

    “砰!”

    毕狂沙只觉得身前的防护罩直接炸开,整个人被震飞。

    恐怖无比的力量,将他肋骨都震断了好几根。若不是他修为不俗,真气疯狂的凝聚起来,抵挡住致命的攻击,恐怕他要被乾书翁直接击杀。

    太可怕了,毫无征兆,突然之间,乾书翁竟然就发动了攻击。

    戴见仁等人面色大骇,这种程度的战斗,纵然是他们,也根本无法升起半点抵抗的念头。

    往日里都是他们主宰别人的性命,如今竟然被乾书翁的气息所镇压,这是他们无法接受的。

    “我不服!”

    祁俊有他的高傲。

    尚未出现,他就有着绝巅的自信。

    这样的年纪,就站到这样的高度,他有自傲的资本。

    但是,现实一次次的打击着他的自信心。

    本因为自己能够出现,震惊世人,但是如今每一次,都仿佛被别人当成沙包一样,直接无视,甚至于羞辱。

    他无法接受这一切,他幼小的心灵,根本承受不起这种程度的冲击。

    所以,此刻,他有些疯狂了。

    他竟然爆发出惊天的力量,朝着乾书翁攻击了过去。

    “祁俊,不要!”

    毕狂沙大惊失色,想要阻拦,但是实在是太晚了。

    祁俊此刻,已经凝聚起重重拳影,朝着乾书翁轰击过去。

    仿佛整个天空都被拳影布满了,那可怕的冲击力,崩碎空间,要将乾书翁粉碎的架势。

    没有人会怀疑这一击的强悍。

    但是,更没有人会怀疑乾书翁的可怕。

    只见他冰冷的眸子里闪出了冷意,而后一巴掌拍出。

    “轰隆隆!”

    天崩了。

    天空中,那些密密麻麻的拳影,竟然轻描淡写的就被他一巴掌全部拍成粉碎。

    无数的光在他凝结出来的巨大手掌当中炸开,璀璨而夺目。震动的气息都令人感到畏惧。

    可想而知,祁俊的攻击根本不弱。

    只是乾书翁太强了,这一巴掌,直接拍碎了所有攻击。

    更可怖的是,他的手掌,没有任何停止,粉碎了所有的拳影之后,依然朝着祁俊冲击过去。

    “砰!”

    他身前凝聚的防御真气,直接爆开,他整个人,被乾书翁这一巴掌,差点拍成粉碎,完全的倒飞了出去。

    若不是最后关头,从他身上散发出一股惊人的力量,挡住了这一巴掌的话,他必死无疑。

    “令狐殇,你出来吧,别躲躲藏藏的了!”

    乾书翁声音冰冷到了极点,声音传遍四面八方,掀起波纹。

    他此刻,就像是主宰世间的一尊神,发出的每一句话都仿佛在审判。

    很恐怖,气势惊人,无人可敌。

    随着乾书翁的声音传开,四周围反而忽然之间变得静悄悄了起来。

    所有人都在屏住呼吸,四周围观察,想要看看,令狐殇到底在何处。

    忽然,祁俊倒飞的方向,一点光华悄然出现,而后越变越大,最终爆发如同太阳。

    里面渐渐的显化出一道身影,这道身影,将祁俊稳稳的扶住,没有让他继续倒退。

    同时,更有一股惊人的气息,悄然间散开,顿时将乾书翁的威压,硬生生的挤了回去。

    一时间,这片天地,一分为二,两边的规则,完全不同,超乎常理。

    令狐殇的身影,终于是显化了出来。

    他将祁俊往毕狂沙身上一扔,而后淡淡说道:“乾书翁,你贸然出现,难道就不顾及一下,某些人的感受吗?”

    他的目光,移到了身后此刻正在微微颤抖的丹秋身上。

    丹秋眼中,有着惊人的冷意。

    更有一种愤怒,渐渐的开始波动出来,洋溢四周。

    “我早就来过了,何来贸然出现一说?”

    乾书翁头也不回,冷哼道。他的面色阴沉到了极点。

    “倒是你,弄这么多的事,也不怕遭到报应吗?”

    乾书翁的声音非常的冷漠,更有一种完全隐藏不住的杀意,直指令狐殇。他此刻,周身的气息,都提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没有人敢靠近。

    天空中,这战场内,只剩下乾书翁和令狐殇两人。

    “报应?”令狐殇忽的哈哈大笑了起来,他前俯后仰,头发已经有了大片花白的他,冷笑道,“如果有报应,那我为什么至今还活得好好的?所谓的因果循环,不过是弱者说出来安慰自己的借口罢了。至于强者,从来就不会去相信任何的因果。”

    他的手中,缓缓的显化出光华来。

    九煞钉,再次回到了他手中。

    “果然,九煞钉是你的兵器。”乾书翁冷哼道,“看来,你的灵兽很不一般。”

    “你不是早就见过了吗?”令狐殇戏谑道。

    “见过,但是认不得。”乾书翁眼中露出鄙夷,“你隐藏了这么久,在暗地里面安排了这么多事,还不是担心我知道吗?”

    “乾书翁,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令狐殇面色一冷,哼道。

    “哈哈哈,是吗?”乾书翁讥讽道,“你若是不怕,这令牌是怎么回事?”

    乾书翁自然很清楚。他当年弄出这个令牌,就是为了用禁术来将竹文静复活的。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令狐殇哼道,“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就是当年的那些人当中的一个的?我坚信,自己没有露出半点破绽”

    令狐殇很直接,没有打算隐瞒。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已经没有办法隐藏了。一切乾书翁都知晓了。

    “你真以为我傻?”乾书翁冷冷道,“你想要学这种禁术,但是却无法从这令牌当中研究出任何东西来。但是我却通过这令牌,知道了你的存在!”

    乾书翁面色冷峻,看上去似乎是胸有成竹,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

    “呵”令狐殇讥笑,“这个倒是我的失误之处。只不过,凭着这些,你也不可能猜到是我。你没有那个本事!”

    令狐殇说的很直接,他对自己极为自信。或者说,对修炼的功法,很自信。可以瞒天过海。

    “你以为可以瞒天过海,但是世界上,没有一个秘密是可以完全隐藏的!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乾书翁冷冷道,“你们的野心很大,大到我不敢猜测的地步。”

    乾书翁至今都没有搞明白,这些人到底要做什么。

    说实话,乾书翁知道的东西,甚至可以说只是一点皮毛。因为对方太过谨慎了,没有露出半点马脚。而且,调查至今,他都没有搞清,令狐殇他们,夺走令牌,难道就是单纯为了控制丹秋那么简单?

    这一切,定然有着其他的阴谋。

    但是,乾书翁觉得,肯定还有其他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