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神鬼行纪 > 第一百二零章 论势
    “宋承修很清楚,我留着岳红玉是为了震慑茅德清,绝不可能杀她。而你恰恰处在岳红玉隔壁,附近唯有你比她强,依着岳红玉那放荡的性子,她肯定还勾引过你。”

    “我和宋承修由此都能肯定,岳红玉一定是你杀的。他便偷偷将此事传给了茅德清。茅德清早先刚中了我的剧毒,还在疗伤,当时不敢来攻,后来你越来越强,事情也就一直拖到现在。”

    “当年若非我与茅德清早有一战,用剧毒坏了他的心肺大脉,阁下恐怕也没这么好运,能安然等到现在才被攻击。”

    陆玄灵跟着眼神一闪,真不知道当年还有这样危险的事情埋伏在侧。辛亏他得到石莲花,迅速提升至元神之境,震慑住了茅德清。

    石莲花还真是有形无形之间都在帮助自己,的的确确是自己的福星无疑了。

    许镜说到此时,转头笑道:“阁下倒也真是厉害,被茅德清设阵伏击,还有五福神围攻,都能杀出生路。可见你的修为极为厉害。”

    “像你这样的高强之辈,为何甘愿屈居这么个山村,让自己名声不显?你要行神道,一定需广集香火才对。”

    “再者,据我所知,如今阴阳司也在招揽厉害的鬼神为自己所用,凭你的实力,一旦去了,必定会受重用。”

    “说不定还能得朝廷封赐神域神职,名声便可瞬间传遍天下,到时候,香火岂不是信手拈来?”

    陆玄灵哈哈一笑,回到石凳上坐下,提手又倒了两杯茶:“许道长,你是崆峒派的传人,堂堂玄门正宗,见识秘闻肯定比我多。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觉得阴阳司为何要招揽鬼神?”

    “这些被阴阳司代朝廷封赐招揽的鬼神,目的在何?他们还能逍遥多久?何况身居其位,必受其责,进了阴阳司,就要受茅山派和朝廷的摆布。”

    “而且人道封赐的神职神域,与我等自行修出的神职神域可曾一样?它们的本质是什么,这些内部秘密,恐怕许道长比我更清楚。”

    许镜面色微动,表情闪过一丝惊讶,转身坐回石凳上:“当真是我瞧了你,没料到你还有这样的见识。你不是凡品,更不是那些目光短浅之辈。”

    “你不去趟这个浑水,真是上上之选。我道行虽不及那些大派高人,不过对于修士之间的秘密也知道颇多。那茅山派如今正在兵行险招,所行所为,说不定便是满天下的敌人。”

    “那些已经归附朝廷的大鬼神,现在看着发展迅猛,香火暴增,还有朝廷扶持,可谓是逍遥快活。可是到了将来,又有几个能逍遥。”

    “茅山派力压龙虎山,在南方到处设立宗坛,声势搞得如火如荼。而且还公然打破神道与仙道之间的界限,一个仙道门派,大肆收揽鬼神。使得南方某些地方神仙不分,鬼道横行。种种危机,已然生出预兆。”

    两人对话,都已经觉察到对方话里暗含的意思,陆玄灵便道:“天下神道,如今分作三类,一类便是如我一般,名声不显,默默收集香火修炼,这一类很少。”

    “第二类便是稍有实力,就去归附阴阳司,成为朝廷封赐的鬼神。这些年满天下的城隍、地神、山神、水神、龙神,都是如此来的!这类足足占了鬼神数目的八成左右。”

    “还有一类,便是已经修到绝顶境界的纯阳天神,他们实力强大,以天地为根,毫不惧怕朝廷和阴阳司。朝廷的伤饬褫夺,对他们来说毫无作用。”

    “只要天地不灭,他们的神域和神职便丝毫无损。这一类鬼神存世最长,就算是茅山派,也不敢轻易开罪。他们数量最少,但是每一个都是强横至极。”

    “茅山派要做什么,听道长这么一说,我有点眉目了。不过他们所作所为,必定是要得罪这些顶尖高手的。到时候归附朝廷的鬼神,必会首当其冲。”

    许镜抚须到:“已经四百年了,有些人按奈不住,也在情理之中。如今阁下要做的,就是赶快提升实力,面对这场变动。”

    “我崆峒派高手四散,唯有在变中,方能有机会清理山门。这也是我的机会!”

    陆玄灵忽然想起一个念头,挥手将四周设下结界,而后指尖点水,在桌面上写下一个“佛”字,开口问道:“许道长,你认不认识此物来历?”

    许镜侧目一看,放下茶杯到:“这个我倒是知道一点,不过宗门典籍也语焉不详。只说是六千八百多年前,旧时一个极为强大的门派,而后突然消失。”

    “来历和去处都是迷,我也只是在典籍中看到了这么一句,其他更无记载。不过在宗门典籍里,除了你写的这个名字以外,还有个称号,叫做释逆众。”

    “想我中土大地,除了宇内五真能从上古至今,一脉相传,其他门派都是变换不穷。这个释逆众门派,或许是万千灭亡的门派之一,这在灵界内,倒也没什么罕见的。”

    六千八百多年前,释逆众?陆玄灵暗自留心。有些东西,光是名字往往就能透漏出很多信息,这个释逆众的描述,就很值得玩味了。

    这次寥寥几句,简直比之前所有的收货都有用。这意味着佛门是在六千八百多年前灭绝的,也就是说以后只要寻找六千八百年前的记录,一定能找出蛛丝马迹。

    时间竟然如此久远,很多凡间的资料过了百年都会遗失,又何况是将近七千年。

    在凡人中寻找,自然很难得到线索。即使是灵界内,隔了七千年,很多东西也会流失散逸,能有几句片段记载,都很不容易了。

    有了这个时间为节点,很多找寻的错误方向便可以直接排除,在此时间之后崛起的门派肯定是不用考虑了。

    连崆峒这样的古老门派都所知不多,何况是佛门灭亡后的后起之秀?

    沉默了许久,许镜捻起茶杯,突然开口道:“最近我总觉得西京和东都之间,有些暗地里的潮流在蠢蠢欲动,这一定是出自朝廷内部。你也要早做准备,万一牵连到尚州,可要加倍留意。”

    说完将茶水一口饮尽。对方话里有话!陆玄灵立刻琢磨出他的意思,抱拳道:“多谢告知,我会有所防备的。”

    “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这是通灵玉符,你我各一枚,有什么消息和变动,立刻通知。”他拿出两枚玉符,递了一枚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