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情深不负 >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你个王八蛋
    这时候,那端的情绪也很激动,大声嚷嚷道:“我又没有强迫她,是她自己愿意的好不好?”

    听到这话,宁馨儿的肺都要被气炸了,虽然Jane的确是咎由自取,但是这个男人也不能这么无情吧?

    “就算她是自己愿意的,可责任也不能让她一个人来承担吧?你要是个男人就马上过来签字!”宁馨儿气愤的道。

    可是,那端却是呵呵冷笑道:“对不起,我帮不了她,只能让她自求多福了!”

    说完,那端便挂断了电话。记住三叶屋,看书不迷路。

    “陈志,你个王八蛋!”宁馨儿对着电话骂了陈志一句,但是陈志却是听不到,因为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虽然Jane做的也不对,但是宁馨儿还是很替Jane不值,遇到一个这样的渣男。

    这时候,产房的门又开了,刚才那位医生快步走出来催促道:“病人的丈夫来了没有?”

    闻言,宁馨儿赶紧迎上去。说:“医生,不好意思,孩子的爸爸已经死了,所以只能我来签字了!”

    听了这话,医生一愣,不由得拿出协议书,并将笔递给了宁馨儿。“什么?这么一会儿就死了?真是世事无常!”

    “是啊。”宁馨儿附和了一句,然后将自己的名字签在了协议书上。

    这一刻,宁馨儿感觉自己手里的纸张仿佛有千斤重,她只能在心里一直祷告,希望Jane这次能够逢凶化吉,平安的生下孩子。

    医生拿着文件又走进了产房,宁馨儿一个人坐在楼道里的排椅上,腿都在哆嗦。

    时间此刻变得特别的慢,宁馨儿不停的看表。

    直到两个钟头之后,产房的门又开了。

    宁馨儿第一时间挺着大肚子跑了过去,焦急的问:“医生,赵捷怎么样?”

    这时候,医生终于摘下了口罩,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赵捷母子平安!”

    听到这话,宁馨儿喜极而泣。

    真是菩萨保佑,Jane已经脱离危险了。

    随后,宁馨儿便追问道:“医生,生的是儿子还是女儿?”

    “一个大胖小子,七斤八两,不过真是命苦,生下来就没有父亲。”医生摇了摇头,然后便走开了。

    听到这话,宁馨儿的笑容都僵在了脸上。

    她不由得联想到自己,是不是她生产的时候,医生也会如此说?

    这天晚间,宁馨儿坐在Jane的病床前,喂她吃小米粥。

    “馨儿,不如还是请个人来照顾我吧?你都怀孕七个月了,还要帮忙照顾宝宝,我怕会吃不消!”Jane很是不忍的望着宁馨儿道。

    闻言,宁馨儿却是微笑道:“饭菜都是在医院预定的,我只是帮忙照顾一下你而已,再说宝宝吃饱了特别听话,都说月子里的小孩子吃饱了就睡,很好带的。”

    听了这话,Jane便蹙眉道:“我知道你都是为了给我省钱,不过也是,现在请一个月嫂真的好贵。”

    看到Jane愧疚的模样,宁馨儿便赶紧道:“好了,这些事情我还做得来的,等我真的吃不消了,我会叫你请一个钟点工来帮忙的。”

    “嗯。”闻言,Jane点了点头。

    宁馨儿虽然很气愤陈志的所作所为,但是怕Jane伤心,她还是没有告诉她自己给陈志打电话的事情。

    不过几天后,Jane无意中和医生还有护士闲聊却是知晓了这件事。

    “馨儿,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说我抢救的时候,你说我的丈夫死了。”Jane疑惑的盯着宁馨儿问。

    宁馨儿不能撒谎,只好道:“Jane,医生说你有生命危险,我怕我应付不来,所以就给陈志……打了电话。记住三叶屋,看书不迷路。”

    闻言,Jane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可是他没有来是吗?”

    “嗯。”宁馨儿点了下头,不忍心说出陈志说的那些混账话。

    随后,Jane便冷笑道:“其实我早就想得到他会这么做的,因为他是一个非常自私的人。不过馨儿,我不会难过的,这个人在我心里已经死了!”

    闻言,宁馨儿便劝道:“Jane,你能这么想最好了,以后那个人和你一点瓜葛也没有。”

    宁馨儿此刻只能如此劝说,陈志那个人不是个好丈夫,也不是一个好情人,以后肯定也不是一个好丈夫,所以和这种人最好是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的好。

    “嗯。”Jane点了点头,然后毅然的开始吃东西,因为她只有吃饱了,才有奶来喂儿子,才有力气来好好的照顾自己。

    一个星期后,Jane和儿子出院了。

    宁馨儿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所以请了一个钟点工每天来帮忙打扫两个小时。

    “尿布都晒过了,闻起来还有一股阳光的味道。”宁馨儿将一打尿布放在了Jane的床前。

    Jane摸着洗得干干净净的尿布,笑道:“馨儿,辛苦你了!”

    宁馨儿摸着自己的肚子笑道:“等我生了,肯定也要辛苦你的。”

    “那是自然,其实我们这样也很好,以后两个孩子也有个玩伴,如果你生个女儿的话,说不定还能定个娃娃亲呢,这两个孩子到时候谁也不用嫌弃谁。”说到这里,Jane忽然难过了起来。

    看到Jane眼眸中含泪,宁馨儿便蹙眉道:“好端端的,你哭什么?月子里哭会落下病的!”

    闻言,Jane伸手用手背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然后说:“我不是替自己难过,我只是替我这孩子可怜罢了。”

    “只要你好好的教导他,以后让他成为一个优秀的人,一个负责任的男人就行了,至于出身,这是不能改变的,只要他这个人本身好,其他的不重要。”宁馨儿说。

    “嗯,我一定会好好教导他的,一定不让他走错路。”Jane信誓旦旦的点头。

    铃铃……铃铃……

    这时候,门铃忽然响了。

    “我去看看。”宁馨儿说完,便起身去了外面。

    不一会儿后,宁馨儿手里拿着一张纸走了进来。

    “馨儿,是谁啊?是不是送货的?”Jane一边抱着孩子喂奶一边问。

    “不是。”宁馨儿摇了摇头。

    “你手里拿的什么?”这时候,Jane已经注意到了宁馨儿手中的那张纸。

    “法院邮寄给你的传票。”宁馨儿面无表情的将手中的纸递给了Jane。  秒记三叶屋,看书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