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漫威之我是剑齿虎 > 第二百八十二章:阿斯加德的小救星洛基(求订阅~)
    “我来找你,是因为我渴望复仇。而我知道,你也同样如此。事实上我并不信任你,可是母亲相信你。”

    洛基原本玩味的表情在听到托尔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明显的僵硬了一下。在沉默的看了一会托尔之后,洛基再一次开口了。

    “那你就不担心我在这个过程背叛你了?其实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有多么绝望,才会想到来找我。”

    面对洛基的这一次调侃,托尔显然并不如之前那样有耐心了。弗利嘉的死显然让他有了更多的成长和改变。所以他的回答,也让洛基开始对他刮目相看。

    “我原本以为你还有救,毕竟我们是兄弟。但是现在,我认清你了,如果你胆敢背叛我,我就会杀了你。”

    对于托尔的威胁,洛基却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早已经习惯了自己这个哥哥,虽然嘴上说的狠心,实际上却心软的很。

    “我需要一条不通过彩虹桥就可以离开阿斯加德的道路,所以我需要你的协助。虽然我已经不再相信你还有救了,可是母亲相信,所以我来了。”

    最终洛基还是答应了托尔的条件,托尔放他出去,然后他们两人去找黑暗精灵复仇,最后洛基再回到这里来。

    事实上,将洛基关押在这里,不仅仅是一种惩罚。也是一种保护措施,毕竟他招惹上的,可是黑暗泰坦灭霸。

    只不过现在看来,阿斯加德的地下监狱,也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安全了。毕竟就连金宫,都已经被人攻进去了。

    更何况,这一次导致被人攻进金宫的诱因,就出在金宫下方的阿斯加德地牢暴动事件。

    正是以为阿斯加德人对于自己太过自信,认为根本没有人可以越狱。所以他们并没有对俘虏们进行仔细甄别,而是直接丢进去了事了。

    这才给了阿尔戈里姆潜入的机会,他伪装成了九界的叛军成员之一。并且在阿斯加德人到来的时候,果断选择了投降。

    然后他就和其他的俘虏们一起,被关进了阿斯加德的地下监狱之中。期间甚至连最基础的检查都没有,阿斯加德人只是在押送的时候,对他们严加看管。

    但是在来到了地下监狱之后,便只有少数的阿斯加德士兵进行巡逻了。因为每一间牢房的魔法,在他们看来,都是牢不可破的。

    这种散发着淡金色光芒的结界,实际上和金宫的防御结界系出同源。只不过在强度上来说,没有那么强大罢了。

    但是等闲的犯人,想要打破它也是不可能的事情。而那些更加强大的存在,要么就死了,要么就被奥丁单独关押封印了,根本不会关在这里。

    偏巧这一次,因为阿斯加德人的疏忽大意,叛军的俘虏中混进来了一个黑暗精灵的首领副官阿尔戈里姆。

    原本阿尔戈里姆想要凭借自己的个人实力打破这个牢笼,也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但是他在变身成为诅咒战士以后,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种直接来源于现实宝石的力量,使得他的实力发生了质变。他付出了自己的一切,以换取纯粹的强大。

    所以他获得的回报,就是数倍于雷神的实力。这股力量实在是太过于庞大,几乎都要从他的身体中溢出来了。

    为了伪装自己的身份,阿尔戈里姆为自己套上了一层层厚厚的战甲和全封闭式的头盔。

    这些装备既可以保证他不死于战乱,也可以完美的掩盖他的身份。并且在最后,还起到了出乎预料的作用。

    当现实宝石制造的残片中所蕴含的力量灌注到他的身体中的时候,澎湃的力量撕裂了他的皮肤,几乎当场就将他给撑炸了。

    但是他身上的盔甲阻挡了他身体的继续膨胀,而得到抑制的力量也开始进入他的身体,并且修复他的伤势。

    最终他碎裂融化的皮肤,和他穿在身上的盔甲融为了一体,变成了他身为诅咒战士的全新皮肤。

    这套黑暗精灵精心锻造的战甲原本就有着非同寻常的防御能力,而这种防御力在得到了现实宝石的力量之后,变得更加坚不可摧。

    就算是被托尔的愤怒一锤击中,也几乎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势。并且化身成为诅咒战士的阿尔戈里姆还获得了极为强大的自愈能力,即使是受伤,也能以极快的速度进行恢复。

    即便是如此,他变身的时候,还是有一股不小的力量,从他的身体中溢了出去,引发了不小的爆炸。

    这股爆炸的力量直接就把他的狱友们炸了个死伤惨重,即便他们已经提前感觉到不对劲,疯狂的敲打牢房的屏障,想要逃脱出去。

    但最终还是没能逃脱注定的命运,仅有的两名的幸存者,最后也被阿尔戈里姆当成了拳套,用于突破牢房的监狱。

    当时地下监狱中只有数名阿斯加德士兵负责守卫,因此当守备部队冲进去的时候,暴动已经积重难返了。

    这期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就是,虽然阿尔戈里姆释放了绝大部分的囚犯。但是他在路过洛基的牢房面前时,却并没有将他放出来。

    因为他从眼前这个家伙的身上,察觉到了危险以及其他的东西。但是洛基却毫不在乎,并且还好心的为他指点了仙宫防御核心的所在。

    当然之后发生的事情让洛基追悔不已,只不过他当时的心态却还是一门心思的只想给阿斯加德以及奥丁和托尔添堵。

    也正是因为那个时候他那么做了,所以他现在后悔和想要复仇的心其实更甚于托尔。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比他的哥哥托尔更爱他的话,那就只有将他养大的母亲弗利嘉了。

    而现在他失去她了,他更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居然是否认她是自己母亲的身份。一想到这里,洛基就忍不住想要再一次抓狂。

    但是那样的失态,让托尔看到一次就够了,绝对不能再让他看到第二次。还有,既然在弗利嘉生前,自己没有办法让她以自己为荣,那么就在她死后,做到这一点吧。

    不得不说也正是从这个时候起,洛基的内心发生了一些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转变。这使得他的行为,开始和他嘴上说的有所偏差。

    有时候人真的只能感叹命运的奇妙,当洛基一门心思为了阿斯加德好的时候。他的行为却总是能导致背道而驰的效果,为阿斯加德带来一大堆麻烦。

    而当他真的下定决心要给阿斯加德添堵的时候,他的所作所为,却开始对阿斯加德产生有益的结果。

    当他答应了托尔的条件之后,托尔便开始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对方。但是这一次,托尔学聪明了。

    他并没有对洛基和盘托出,因为实在是太过于了解自己的这个弟弟了。一旦自己和盘托出,洛基一定会在自己的计划上,再制定一个属于他自己的计划。

    数千年来,他一直都是这么干的。他的最擅长的事情,就是设计各种各样的战术以及阴谋诡计。

    如果说这么多年来,阿斯加德的军队在托尔等人的带领下能够一直战无不胜,一方面要归功于托尔以及阿斯加德三勇士的勇猛,而另一方面,还得感谢洛基的幕后策划。

    但是在阿斯加德这样一个尚武的种族里,洛基这样的行为就使得他成为了一个异类。

    士兵们永远只会看到托尔身先士卒的勇猛,而看不到洛基在胜利背后殚精竭虑的策划。

    每一次胜利的光环,都只会笼罩于托尔的身上。而对于洛基,只会是嘲笑以及贬低。

    长久以往,就使得洛基愈发希望得到认可。所以他开始绞尽脑汁的来添乱和恶作剧,希望获得别人的认同。

    但是他越是这样,却越是让阿斯加德人不喜欢他,认为他是一个小丑和阴谋家。洛基永远不会理解,阿斯加德人这种对于纯粹武力的崇拜。

    或许他理解了,但是却不屑与这么去做。这方面他更像是他母亲一些,他永远表现得优雅从容。

    他总是能够很好的掩饰自己的想法和情绪,他也从不会说出来。因为他也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他也是阿斯基德的王子,他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获取认可。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的生活原来是一个谎言。他并不是真正的阿斯加德人,也不是奥丁的亲生儿子。

    但是他不愿意放弃,依然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得到所有人的认可。但是他选择了一条错误的道路,使得他差点越走越黑。

    最终他的所有努力,都被托尔所终结,也同样遭到了奥丁的否认。这使得他开始自暴自弃,并且和灭霸进行了交易。

    手持着心灵宝石权杖的洛基,认为自己已经彻底摆脱了那个谎言的过去。他恨奥丁以及夺走了一切的托尔,所以他要征服地球来证明奥丁错了,所以他在母舰上会对托尔痛下杀手。

    即使失败之后,他也选择了激怒奥丁,而不是承认自己的错误。就连弗利嘉的好意,也被他所拒绝。

    就是这样的一个快要放弃自己的洛基,命运却又开始安排他走上属于自己的救赎之路。

    而莽了几千年的莽夫托尔,也开始走上了他的智勇双全国王路。也就是从这一次逃离阿斯加德开始,托尔开始展现他在智谋方面的才华。

    他先是说服了海姆达尔,让他为自己引开了最为棘手的麻烦。他的父亲,众神之父奥丁。

    然后又说服了希芙为他阻拦追兵,为他和洛基以及维克的逃离,争取到足够多的时间。

    而在逃跑方式的选择上,他也有了出人意料的心意。他直接就地取材,驾驶着冲进金宫的黑暗精灵飞船,直接原路冲了出去。

    这艘属于玛勒基斯的座驾,有着比其他黑暗精灵战机更好的性能和防御能力。这使得托尔驾驶着它,没有花费多少力气就冲出了金宫。

    并且在阿斯加德战船的追捕下,支撑着冲出了重重包围以及大部分阿斯加德人的视线范围。

    但是这条飞船的目标还是太过巨大了,并且不会使用黑暗精灵隐身技术的托尔等人,根本不可能靠着这条飞船脱身。

    这个时候,就需要用上托尔为自己准备的后手了。他先是将喋喋不休的丢下了飞船,随后又和维克多一起跳了下去。

    洛基在被托尔丢出的一瞬间,他以为自己被托尔给卖了。但是当他落到下方的阿斯加德战船上,看到驾驶员是范达尔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居然被托尔给蒙了过去。

    没错,一直以来都是被他骗的雷神托尔,今天居然把他给骗了。这让他感到不可思议之余,也有一些小小的失落。

    不过这种失落并没有持续多久,虽然绝大部分阿斯加德战船都追着那艘黑暗精灵飞船走了。

    但还是有一条注意到了他们这条形迹可疑的‘同伴’,并且从后门追了上来。于是范达尔不得不亲自出手,前去解决这个最后的追兵。

    作为阿斯加德三勇士之一的范达尔,自然也有着和他名声相匹配的实力。面对战船上数名阿斯加德士兵,他没有花费多少力气,就让他们失去了行动能力。

    看着逐渐远去的托尔等人,他也只能送上最后的祝福。并且呆在原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未卜命运。

    在阿斯加德发起叛乱是一个十分严重的罪名,下场不是被处死就是被剥夺神名然后流放。

    但即便是如此,阿斯加德三勇士还有希芙和海姆达尔,还是毅然决然的为了托尔这么做了。

    这或许就是属于托尔的个人魅力了,而洛基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其实是十分羡慕的。

    再摆脱了所有的追兵之后,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如何离开阿斯加德了。而唯一知道那条路的,就只有眼前的洛基了。

    “既然现在我们已经摆脱所有的追捕者了。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都交给你了,洛基。希望你不会背叛我们,让母亲失望。”

    说着,托尔便把手中战船的操作杆,交给了露出一丝诡异微笑的洛基。获得了战船操作权的洛基,一摆操作杆,驾驶着战船开往了一个未知的方向。

    :。: